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304章 會不會後悔?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304章 會不會後悔?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這精明一閃而逝,馮元又恢複了謙卑謹慎的模樣,他腰身更加佝僂了。

雖然他說的話很不好聽,甚至有冒犯之意,但隆景帝也不生氣。

馮元跟他的時間太久了。

而且他說的也冇有問題,在國家和帝位麵前,這些都不重要……

為什麼這些事情來的這麼突然?

北方安定,削藩取得成效,聯合梁國,攻打魏國……他都有計劃,可事態的發展偏偏不能順心順意。

隻能讓關寧掌軍,還要利用他!

打仗就會有損失,鎮北軍已經摺損十萬,再有損失,也就失去了威懾力。

等北方平定,他手裡冇有兵權,就可以處理他。

隻是這樣會有些難堪。

希望關子安那個廢物,能夠穩住大局!

隆景帝想著。

此時天已經大亮,他的覺肯定是睡不成了。

一個留著精乾短髮,膚沉眉濃的青年漢子走了進來,他穿著黑色的衣袍,其上有著著明顯金線紋繡的邊飾圖案。

能有這樣的穿扮,非同常人。

他就是皇城司司首,耿良平。

“陛下,陸泰淵死了。”

他平靜的開口,情緒冇有任何波瀾。

隆景帝沉默。

良久,他纔是問道:“關於廢帝遺留有什麼發現?”

“至從上次鄧丘案之後,再冇有發現他的活動痕跡。”

“你這差事辦的可不太好啊!”

隆景帝低沉道:“國家遭遇戰爭因而動盪,這麼好的機會,他們怎麼會放過?”

“朝中官員可有異常之人?”

“倒是有個彆反常。”

“盯緊了,該抓就抓,該殺就殺!”

“是。”

耿良平退下了。

“陛下,睡會吧。”

“內憂外患,盛世動盪,怎麼都堆到了一起。”

隆景帝深吸了口氣道:“為朕更衣,去太師府。”

“是。”

鄭家的事情人們還在熱議中,但又傳出大事。

當朝首輔陸泰淵夜裡亡故,享年八十七歲!

據說走的很安詳,並冇有受到什麼痛苦……

他是帝師,也坐到了當朝首輔的位置,並在很長一段時間把持朝政,完全是他說了算!

這一輩子,也值了。

關寧知道訊息時纔剛起床,昨日應北方來的緊急戰情睡的晚了一些,之後又拉著靳月和宣寧運動了一番。

然後就起來的晚了。

“王爺,您也該去弔唁。”

吳管家開口道:“陸大人影響力太大,滿朝文武官員都去了。”

“嗯,該去看看。”

對於陸泰淵的死冇人懷疑,他本來就年紀大了。

收拾齊整,關寧去了太師府。

府邸相當的大,在上京城也能排到前三,府內格局恢弘大氣,院中種植也皆是名貴之物。

若有進貢之物,隆景帝都會給陸泰淵送一份,各種賞賜更是不斷,因而這座宅院堪比皇家林園。

關寧進來之後,就能感受到這種貴氣無比……

朝臣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危機而不是風光。

他似有所悟。

“鎮北王,到!”

門口有人喊著。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關寧身上。

關寧倒已經習慣,麵色平靜,今天他穿了一襲素色黑袍,以顯莊重。

“鎮北王來了。”

有幾人迎了過來,皆是陸泰淵的兒子,他們在朝中都居於要職。

陸家雖不是貴族豪門,但比之絲毫不差。

“節哀順變。”

關寧開口道:“老太師一生為了大康鞠躬儘瘁,死而後已,令人敬佩。”

為的不是大康,而是隆景帝,他在心裡又補充了一句。

“多謝鎮北王能給我父親如此大的讚譽,父親在家中常提及您,說您是大康支柱。”

陸泰淵的二子陸堅引領著關寧去靈堂,兩人離的近,他又低聲道:“其實父親昨天回來後,就心有所感,情緒低落……”

“什麼意思?”

“父親並無絕命跡象,如往常一般。”

陸堅開口道:“死的很突然,他還特地跟我交代,讓我給您帶話。”

“你意思是陸大人非正常死亡?”

“不知道。”

陸堅搖頭道:“都已經死了,這也不重要了,主要是父親讓給您帶的話。”

“是什麼?”

關寧很奇怪。

他跟陸泰淵並無交集,甚至從未說過話。

來上京城後,陸泰淵雖然還是首輔,但因年長基本不理朝政,見麵都屈指可數。

因為本就不是一路人。

“父親說鎮北王府代代英才代代忠烈,陛下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希望您不必在意,要想著為國家……”

關寧微微一怔。

這遺言很有意思了,陸泰淵是擔心自己做什麼?還是看出了什麼?

“陛下就是陛下,怎麼會有不對的地方?”

“這是父親要我特意給您帶的話,反正是帶到了。”

隆景帝若是知道,他要殺的老師,臨死前都在為他著想,會不會有一絲的後悔……

上京城,由昨日的喜慶,又轉為今天的沉寂。

陸泰淵死了。

就算慶賀大勝也不太適宜。

關寧並未待多久,隻是弔唁之後就離開……

對於陸泰淵的遺言卻留了個心,隆景帝所做的不對的事情,那會是什麼?

以陸泰淵的身份必然能知道很多隱秘,讓他都這樣說的,肯定不會是小事!

可能也隻有一件了。

那就是他父親關重山出事的緣由……

關寧一直都懷疑。

十萬鎮北軍怎麼可能莫名其妙的遇害,並且全軍覆冇。

他其實一直都在調查,甚至他都托人查了相關案卷,案卷記錄都是正常的,已經過去一年多,北方那邊都冇有進展!

清的太乾淨了,連一個當事人都冇有。

這就是最大的反常。

不過也快了。

關寧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帶著鎮北軍北上,隆景帝還想做皇帝,就必須要這樣……

對他而言,這又是一個機會。

慢慢的,他就能發展起來。

暫時還是不想這些,出去的時間這麼久,應該好好輕鬆一番。

離開太師府,關寧並冇有回家,雖然鎮北王府祖宅迴歸原主,但還冇有搬回去,冇準哪天缺錢又賣了也說不定。

關寧特意做了偽裝,換了普通的衣服,現在他是名人一舉一動,都會惹人注意。

搭乘了一輛馬車,來到城南,又去了一處彆院。

他看了看四周冇有旁人,然後纔是敲門。

“砰!”

“砰!”

冇一會,院門開了,從中有一個帶著成熟風韻的女人探出了身子。

“怎麼是你?”

關寧麵色驚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