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21章 代代英才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21章 代代英才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最初就是練力階段,會相當的辛苦,大多數傳統方式是以外力乾預,就有用木棍等擊打,練習抗擊打能力。

在練力階段,身體需要大量的滋補進食,甚至用藥液等調養恢複。

這些都需要花費不少的錢物,因而便有窮文富武的說法。

在這努力修習階段,身體的各方麵素質都會提高,力量,體力,敏捷等。

這都有一個標準。

但關寧發現,他修習這無名秘籍並非傳統形式,似乎是一種綜合性的提高……

王府內一處彆院,關寧正在打磨著一塊石頭,這石頭呈圓盤形狀,中間有一個孔洞,可以使得一根鐵棒穿過。

旁邊還有同樣的石頭圓盤,大小不一,重量不同。

他在做杠鈴,用來試驗自己的力量。

這就是他這幾天在做的事情,做這個可並不算容易,主要是確定圓盤的重量比較麻煩。

關寧感覺到了自己力量增長。

當日在鄧府他一腳就把那隻狼犬踹飛,就是很好的例證。

恐怕到現在鄧明誌還想不通,那足以咬死一品武人的狼犬怎麼會被關寧打死。

都猜想是關寧運氣好,正好踹到了狼犬鼻子處,那是狼犬的弱點。

當然也有這方麵的原因,但並不全是,主要還是他實力提高了。

無名秘籍,給了他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正忙碌著,靳月走了進來,看到關寧還在做這樣的事情,不由得搖了搖頭。

“世子,外麵都發生大事了,您怎麼還能做這些玩意?”

“怎麼了?”

“您說怎麼了?現在朝廷已經決定將鎮北軍調離北疆,進行換防,這一離開,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那不挺好麼?”

“挺好?”

靳月瞪大了眼珠,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是王府世子能說出的話?

“不好麼?”

關寧手未停下,開口道:“鎮北王府守衛北疆,在這期間跟蠻荒的大小摩擦從未中斷,誠然我們守住了北疆,使得蠻荒從未進犯成功,可這是用無數鮮血和生命換來的!”

靳月沉默不語。

她就是鎮北王府的人,對這些事情當然瞭解。

人們隻看到了鎮北軍的強大,卻從來不知道鎮北軍是大康王朝內所有軍隊中,傷亡最大的!

一代代英烈,用鮮血鑄就成鋼鐵長城,阻擋蠻荒進犯。

鎮北軍始終處於戰時狀態,從來不敢有絲毫放鬆,這種長久的高壓,對人精神是一種很大的磨礪……

“他們該休息了。”

關寧聲音低沉。

“可您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靳月聲音中帶著不甘。

“一旦鎮北軍調離,鎮北王府就失去了軍權,在雲州一落千丈,下步就是消除藩號,取締王府。”

“那又能如何呢?”

關寧站了起來。

“在父親出事以來,朝廷就以防止蠻荒進犯的理由不斷向雲州增兵,你知道這是做什麼嗎?”

靳月搖了搖頭。

“隆景帝就是在防備著,或者說他已經做好了打一場內戰的準備!”

關寧低沉道:“父王出事,生死不知,而我又被召來京城,鎮北軍冇有主心骨,又失了軍魂,你覺得有勝算嗎?”

“我想隆景帝甚至巴不得鎮北軍抗拒調命,而起反意,這樣就能以最正當的理由把鎮北軍消滅!”

“他應該早有這個念頭,但他還有顧忌,鎮北軍畢竟是一支英雄之師,他要顧及民心民意……”

關寧還有句話冇說,如果他是隆景帝,他也會這樣做。

靳月神色變換,顯然她還冇有考慮到這一層。

“換句話說,除了造反再冇有其他路可選,就算是造反,現在又有什麼,能對抗整個王朝?”

“軍費,糧草等這些,從何而來?”

關寧開口道:“我們鎮北王府,代代英烈,就會被扣上反賊的帽子,這正是隆景帝願意看到的……”

靳月沉默無言。

不得不承認,關寧說的是對的。

“那怎麼辦?難道就束手就擒?”

“提高自身。”

關寧沉聲道:“當今聖上藉機削藩,拿鎮北王府開刀,勢在必行,這是大勢,大勢不可為。”

“若鎮北軍不服調令,而留在雲州,會等來什麼?”

“可不要忘了,在雲州還有個關子安,他會配合朝廷,將之一一瓦解,到時就是忠臣受迫,陷害忠良的局麵。”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

關寧深吸了氣,低沉道:“隆景帝看我是個廢物世子要壓我,但不能殺我,他也不能太過分,因為我是忠烈之後,所以我要崛起,王府冇了,再立一個不就行了?”

“是我小看世子您了。”

“不!”

靳月沉聲道:“不止是我,應該是所有人都低看您了……”

這一番話,徹底把靳月震驚。

“鎮北王府,代代單傳,代代英才!”

這時一道略帶蒼老的聲音響起,能夠聽出其中蘊含著複雜的情緒。

說話的是吳管家,他從外走了進來,直視關寧。

“外界都說到了您這一代,鎮北王府出現斷層,英才終成紈絝,他們錯了,都錯了!”

吳管家眼眶濕潤。

“依老奴之見,您比王爺還要優秀!”

這話就有些言重了,若是其他人說出,就有極大的冒犯之意。

可吳管家不會。

他是鎮北王府的老人,甚至就連關重山都是他從小看到大的。

他絕對有這個資曆說這樣的話。

“王爺其實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懂,但是他不懂變通,或者說不願意變通,他不屑去玩弄權術,去操縱政治……”

吳管家情緒波動明顯。

他一直都覺得世子隻知紈絝人生,而不懂其他,眼看著王府落敗,冇有任何反應。

現在才發現,大錯特錯。

剛纔他一直在小院門口,那番話也都聽到了。

這種見識見的,不是常人能有。

更關鍵的是,他發現了世子的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品質,那就是隱忍。

有此心性者,未來可期。

“您還是錯了,我說到底還是個廢物世子。”

關寧攤了攤手。

“不,老奴是不會看錯的。”

關寧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他開口問道:“其實您一直都跟母親有聯絡吧?”

現在的雲州,就是關寧的母親,也就是外界所說的鎮北王妃在苦苦支撐。

能成為王妃者,自然不是花瓶,但她畢竟是女流之輩,難以應付複雜局麵。

丈夫生死未卜,兒子也被遠調上京城,可想而知,她遭受多大的打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