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63章 一針見血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63章 一針見血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而且我說的支出,並非正常的支出,而是非正常支出。”

關寧接著道:“就是賦稅也有很大的問題,很多上繳並不明確。”

一語皆驚!

使得很多人的神情都變得驚愕不已!

賦稅是一國之利害,賦稅有問題,那可是大問題!

蕭啟當即站了起來,怒聲道:“我大康王朝,人人富足安居,繁盛蓬勃,國庫充盈,而你卻說支出超出稅收,甚至還是非正常的支出,你什麼意思?”

“非正常是什麼意思,那些錢去哪了?”

“還有你說的賦稅繳納,到底有什麼問題?這是你能張口胡來的。”

“晉王殿下真的要我回答麼?”

“當然。”

關寧直接道:“隻怕我敢說,你不敢聽!”

“你……本王有何不敢?”

“嗯?”

這時趙立本跟薛慶麵色微變,任何事情都是非黑即白,當然也存在不黑不白。

稅收就是這樣。

很多繳納以及支出其實都很不透明,因為涉及到的太多,裡麵的東西太複雜,而這些都不能擺到明麵上。

趙立本跟薛慶都是戶部主要官員他們當然一清二楚。

但他們不相信關寧能看出什麼。

“晉王殿下高高在上,恐怕有些事情不知情況,其實不知道的好。”

“少給本王陰陽怪氣,有話就直接說。”

蕭啟受不了這種語氣,覺得是被關寧輕視。

“關寧,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說,戶部賬目事關國家生計,其重要程度自不用說。”

這時皇四子,齊王蕭銘笑著道:“三堂會審時,你可不是這個樣子啊。”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關寧直接道:“我說的賦稅有問題,是因為我在這些賬目中發現了大量偷稅漏稅的情況!”

此語,再次引起一片驚疑之聲。

偷稅漏稅,可是重罪,是朝廷要嚴厲打擊的。

關寧看著薛慶問道:“敢問薛大人,你身為戶部左侍郎,就冇有發現這個問題嗎?”

“胡說八道!”

薛慶直接嗬斥道:“確實存在有些地方賦稅上繳不及時的情況,但根本不存在偷稅漏稅!”

戶部就是負責這些事務的職能部門。

賦稅上繳情況,要在當年年末,就覈算完成,若有問題也要提出處理。

當時都冇有發現問題,現在更不能說有問題,不然就是失職。

“那我請問薛大人,你聽過飛詭這個詞語嗎?”

薛慶的麵色立即變化,趙立本的神情也極其不自然。

“飛詭?什麼是飛詭?”

蕭啟疑惑的問詢。

關寧解釋道:“飛詭一詞的意思是“飛灑”和“詭寄”。其中,“飛灑”是指為逃避賦役,大地主勾結當地官府胥吏,將田地、賦稅化整為零,分彆寫在貧弱戶、逃亡戶、滅絕戶,甚至無地農民的名下;“詭寄”則指無優免特權的地主逃避賦役,將田地、賦稅寄在有優免特權的地主名下。”

“簡單說,這就是那些本應該繳納很多賦稅的地主,卻通過這種方式而漏繳。”

關寧看著薛慶,冷聲問道:“薛大人敢說不存在這種情況嗎?”

薛慶額頭已有冷汗冒出。

“怎麼?不敢說了?”

關寧直接走到一個木箱前,取出幾本賬目。

“這是第一清吏司,也就是紹州,鬆州,江州三大州的賦稅賬目,這幾處根本就合不回去,你覺得也冇有問題?”

被指認了出來。

有幾個官員圍了過來,好奇的看著。

“你們幾個過來看看。”

他找了幾個吏部胥吏當場合算。

關寧卻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眼看著這幾個人麵色越來越難看。

“到底怎麼樣?”

“好像確實有錯誤。”

有一個胥吏維諾的說道。

“再好好算。”

趙立本麵色難看。

這不是當麵打臉?

“你們之前的覈算結果都是冇有問題的,而現在卻出了問題,這說明瞭什麼?”

關寧開口道:“而且像這樣的問題,不止一處。”

他又找出了幾個賬目,涉及到多個清吏司,一一對照,對比戶部的覈算結果。

“東昌府,鎮江府,瑞州府……兩稅米麥數各為這麼多,可你們彙算相加的卻是這麼多,你們再好好加一下,這是正確的嗎?”

關寧不屑道:“連最基本的相加都不對,我很懷疑你們戶部到底是怎麼做的賬目。”

“還有這裡,本來總和是這麼多,但實際記錄的是這麼多,整整缺了五萬兩,我問你們,這五萬兩銀子去哪了?並冇有確切得支出記錄,是被人貪墨了?”

“還有這裡……”

“這裡……”

關寧接連指出了十多個問題,每一個問題,都一針見血。

看似正常的數據,但完全經不起覈算。

彙總有個最基本的原則,收入有詳細數據,支出有各項明細。

但這些都合不回去。

繳納賦稅的問題,他並冇有詳說,隻是略微帶過。

因為這裡的水很深。

他心知薛慶和趙立本,甚至在場不少官員都知道這種情況存在。

隻不過不能擺在明處。

因為這涉及到一個王朝的真正黑暗麵……掌握著絕大多數資源的世家大族。

關寧在鄧丘的信中得知,便有了猜測聯想。

隆景帝也知道,甚至這根本就是他的默許。

關寧當然不會傻到把這個問題擺在明麵而針對不休,那樣他會得罪所有世家大族,對他極為不利。

他要提的隻是單純的覈算。

每有關寧提出,便立即有戶部胥吏當場覈算,經過幾遍,結果卻發現,還真的有錯誤,而關寧覈算出的結果,纔是正確的。

薛慶的麵色難看到了極點。

這種當麵打臉太過難堪,他起初的信誓旦旦,反而更像是小醜。

“你們故意為難我,在其中做了假賬,以為我找不出來,可我都找出來了。”

關寧開口道:“而且我在其中發現了很多問題,去年戶部跟上京城名商錢大富購買了一批烏木用於修繕皇宮之用,總價三十萬兩。”

“可事實上戶部接收入庫的隻有二十萬兩的烏木,請問那十萬兩的烏木哪去了?”

關寧看著薛慶問道:“這筆生意薛大人是負責人,我問你為什麼花了三十萬兩,卻買了二十萬兩的烏木,那十萬兩該作何解釋?”

--

作者有話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