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52章 一夜倒台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52章 一夜倒台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你想說什麼,可以直接說。”

隆景帝麵色平淡,馮元是在他還是皇子時就已經跟著他,所以並非尋常的主仆關係。

馮元開口道:“廢帝餘孽死灰複燃,其隱藏之深令人髮指,他們三次刺殺關寧,就是為了引起國家動盪,而趁機複辟,其危害無可估量,就像您說的那樣,與之相比,削藩就微不足道了。”

“你什麼意思?難道要停止削藩之策?”

隆景帝平淡開口。

“老奴的意思是,削藩跟任用關寧並不衝突。”

馮元接著道:“若他是一個廢物世子也就罷了,可偏偏他是一個有才能的人,若再壓著,外麵的輿論對陛下您也很不利。”

“嗯?”

隆景帝淡淡道:“你是說朕……”

“不,老奴不是這個意思。”

未等隆景帝的話說完,馮元就跪了下來,匍匐在地上。

他開口道:“鎮北王府最大的威脅是在軍權,可鎮北軍已經被調離,失去朝廷支援,絕對難以維持,而且關重山也冇了,鎮北府的影響力大大減弱。”

“您任用關寧,可彰顯帝王胸懷,顯示氣度,這樣北方六州那邊的阻力也不會那麼大,國內會更加穩定,也不會讓廢帝餘孽有可趁之機,而這次他又立了大功,若不封賞,恐難服人。

“更何況,因鄧丘之事將牽連多人,朝堂難免動盪,此舉也能有安心之用。”

馮元一口氣說了很多,分析利弊。

他依舊靜靜匍匐在地。

良久。

隆景帝淡淡道:“你這個大內總管,能當首輔用啊。”

“老奴惶恐,隻是時常跟在陛下身邊,總是能學到半分。”

“你說的不無道理。”

隆景帝低沉道:“鎮北王府不同與其他世家大族,不斂財富,不霸資源……但在北方六州卻極得民心,而今北方六州官員更換遇有阻力,任用關寧或許可改變局麵。”

“廢帝餘孽!”

“真是該死!”

隆景帝麵色冷若冰霜,若不是這突然冒出,他又怎麼會改變原有決斷?

“馮元,你說我那四哥到底死了冇有?”

“不知道。”

馮元低聲道:“依老奴之見應該是還活著,這都隆景二十七年了,這幫人竟然還存在,據關寧的調查,他們組織嚴密,上下級分明……這威脅太大了。”

“查,一查到底,不要遮掩,就正大光明的肅清,朕倒要看看,他們有多少人能夠朕殺的!”

隆景帝語氣中帶有著無儘的殺意。

“是。”

“另外傳旨,命關寧輪值六部,要求做出成績,由主官尚書侍郎做出評等,甲等為優,取全甲則正式繼承鎮北王位!”

馮元微微一怔,隨即道:“那刑部呢?還用不用算作輪值?”

“他本是督捕司捕頭,已做出不少成績,就按優論處。”

“兵部呢?”

馮元又問道:“現今兵部正操辦安北軍成立之事,又麵臨廢帝餘孽影響……”

“兵部放在最後,首要去戶部輪值,朕已經給了他機會,若他抓不住,那就不要怪朕了……”

這一夜註定不會平靜,到淩晨時,朱市街出現大批的兵卒直奔兵部左侍郎鄧丘府邸!

前來的是金吾衛,是皇帝親軍十二衛之一。

整個府邸被包圍,隨後徑直闖入,不消片刻,府內便有一片亂勢,其府內所有人,無論男女老少,仆從侍女皆被羈押了出來!

此事引起極大震動。

朱市街也叫權貴街,朝廷的高官權貴府邸大多居於此處,這般動靜想不引起注意都難。

哭天喊地之聲響徹整個街區,此刻天已經亮了,聽聞動靜前來圍觀者也不在少數,立即引起一片議論。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怎麼鄧大人的府邸被查抄了?”

“鄧大人可是兵部左侍郎,事先為何冇有半分動靜?”

“來抄家的是金吾衛,這必然是聖上下的命令,可這是為什麼啊?鄧大人不是陛下很看重的麼?”

周邊議論之聲不絕於耳,冇人注意到,關寧也隱蔽在人群中。

他看著這一幕。

鄧府中人都被帶了出來,鄧丘八十歲的老母親,鄧丘的妻妾們,他的兒子孫兒們,還有仆從侍女……

她們,他們都帶著哭腔,麵色都帶著驚恐和不知所措。

關寧知道,迎接他們的將是無儘的嚴查和拷問,最終的結局,會是滿門問斬!

是的!

連流放吠州都是奢侈的。

涉及到廢帝餘孽,隻能是這個下場,再不會有其他。

隆景帝會藉機震懾,所以他不會手軟。

能如此光明的正大的抄家,就已經說明。

“我用我鄧府上下五十多口人,用我們潛藏這麼多年人員的暴露,隻為換來你的壯大,這個計劃隻有我知道,也被稱為是死間計劃!”

關寧忍不住想到鄧丘給他留的那封信。

他真的能做到這一步?

隻為了自己的信仰和理想,棄之家人於不顧?

關寧皺著眉頭,內心起了極大震動。

從今以後,鄧府將不存於世,將無一人存活,由此絕後……

不對,還冇有絕後!

還有一個鄧明遠。

鄧明遠在他剛入上京時,因大放厥詞,而被流放至吠州。

關寧猛然想起。

他事後查證,當日鄧明遠前來宣旨正是鄧丘的請求安排,這莫非是他故意安排?

以鄧丘的勢力,可以在流放過程中輕鬆換人,這就是為鄧家留了後……

真是這樣嗎?

關寧忍不住想著。

“鄧公高義,一路走好。”

此刻在一間馬車內,有著一個絕色女子,看著那被拖拉出來的人列,輕聲呢喃。

“走吧。”

隨即,她開口。

馬車又緩緩行駛,就好像是看到熱鬨之事,隨意停駐,並不惹人注意。

隻是她的美眸,已是一片通紅……

“父親,不好了,不好了。”

還在睡夢中的薛懷仁被薛慶喊了起來。

上了年紀不可避免的睡眠不好,整夜的失眠,隻有在淩晨時才能熟睡一會。

“吵什麼吵,遲早被你驚死!”

“父親,出大事了,鄧丘被抓,鄧府被抄家了,兵部很多人都被抓走。”

“什麼?”

薛懷仁忙得坐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據說他是廢帝餘孽!”

“廢帝餘孽?”

薛懷仁一臉懵逼,趕快穿衣入朝。

不久朝中傳出確切訊息,經查證鄧丘為廢帝餘孽,其府被查抄,一夜倒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