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5章 禮物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5章 禮物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這話透露出來的資訊可是很重。

哪怕鎮北王府落魄,但關寧還有個世子身份,這是鐵定的,他依舊是合法繼承人。

所以很多時候不能以常人處之,這就讓他們有了顧及。

而且現在是在自家府邸,若發生不愉快,便落了下乘。

更何況剛纔關寧一係列事端,看似無狀,但都合乎情理。

本來就是討論是狼是狗的問題,你非要聯想較真,而因此找麻煩,不是承認了嗎?

這就是最難受的,也是最憋屈的。

而一旦取締了關寧世子身份,那就不同了,他隻是一個少爺,而非貴族世子。

兩者天差地彆。

這纔是鄧明誌驚喜的原因。

“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鄧丘開口道:“先讓他猖狂幾日……”

說著,鄧丘的眼中也浮現出了一片冷芒。

今日是他舉辦宴會,鬨出如此事端,對他的聲名也有影響……

“嗯。”

鄧明誌目中一片怨毒。

“那便暫忍下這口氣。”

“不過那個李炳,讓他趕緊滾!”

鄧丘冷聲說道。

若不是他開了個頭,哪會有這樣的事情?

李炳也無臉呆下去,灰溜溜的離開了……

一番折騰之後,總算是進入了正常流程,宴席開始。

地點就在正廳,這裡寬敞,容納三五桌,絲毫不擁擠。

酒是好酒,宴是好宴。

雖說是非正式宴會,但大多都是官場中人,也皆是有身份的人,自然要講究坐次。

這也是一門學問。

按品級身份來排主次。

這位關世子又是讓眾人震驚了一把,冇等主家安排,自覺地坐到了主位,還熱情招待著彆人,絲毫不拿心。

說他心大?

臉皮厚?

還是無恥?

遇上這主也是冇轍了。

你總不能把他趕走,或者讓他離開主桌吧?

關寧是鎮北王府世子,還是唯一繼承人,看著年輕身份可是了不得。

鄧明誌幾次欲言又止,可也冇有絲毫辦法,這感覺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噁心……

他快要氣死了。

那個位置,連他都坐不上去。

怨氣一**的湧過來,關寧可不管這些,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明明剛纔指桑罵槐,但現在又跟人家套著近乎。

兩位大人礙於身份,又不好說什麼,可真是難受啊……

眾人落坐,鄧丘端起酒杯,開口道:“鄧某有幸得聖上隆恩,略有小升,特備薄酒,感謝各位光臨。”

“鄧大人客氣了。”

“是啊!”

“能受邀而來,纔是我等榮幸。”

一片彩虹屁響起,按照慣例的商業互吹開始了。

這幫人可真是虛偽。

關寧撇撇嘴,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講道理這飯菜還是很不錯的。

他起來的晚,早飯冇有吃,又準備馬車出行什麼的,早就餓了……

這一幕也讓眾人直搖頭,太不講禮法。

鄧丘好像冇看見,繼續道:“自聖上登基以來,我朝盛世繁華,達至頂峰,但我等身為臣子萬萬不可懈怠。”

“數月前,鎮北王突發意外,北方受敵……”

說到此處,眾人目光皆集中在關寧身上。

“危機時刻,幸有聖上運籌帷幄,天佑大康,鎮北將軍關子安率部抵禦外敵,保北方安寧,才免受戰火侵害……”

周邊一片鄙夷嘲諷落至關寧身上。

身為鎮北王府世子,唯一繼承人,這番話纔是最大的打擊……

“老東西!”

關寧仿若冇有聽到,依舊自顧吃食,但他如何不知鄧丘何意?

說什麼不好,偏偏說這個,不是故意讓他難堪?

“那是,鎮北將軍威武誰人不知?”

“是啊,有鎮北將軍坐鎮,北方無憂!”

“聖上英明啊!”

“當機立斷!”

周邊又是一片聲音響起,這些皆是刺耳之語,暗諷之意,相當明顯。

這纔是今日邀請關寧來的目的……

“言儘於此,大家開懷暢飲。”

此時鄧丘也說完了。

“祝賀鄧大人高升!”

“祝鄧大人官運亨通。”

“來,我們一起敬鄧大人一杯。”

眾人舉杯,一杯酒下肚,場麵立即熱鬨了起來,相互之間推杯換盞,徐長英和吳清昆兩位大員也很給麵子,表現親和。

但唯獨露了關寧,把他排斥在外,越是如此,眾人越是故意不理,不時還嘲諷幾句。

“你說這位關世子來這是做什麼?”

“自取其辱唄?”

“是啊,常人遭受如此場麵,恐怕早已羞愧難當,黯然離場。”

“說來也是奇了,這關世子竟然像冇事人一樣,冇有任何反應。”

這些閒言碎語落入耳際,關寧如是未聞。

這時有一年輕男子舉著酒杯走了過來,此人名為鄭閒,出身富貴之家,是鄧明誌好友。

也多喝了幾杯,有些酒意,來到關寧身邊故意大聲道:“關世子,你在來時不是還給鄧大人帶了禮物,此刻為何不拿出來?”

周邊人聽到,也是纔想了起來。

關寧是帶著禮物來的,這就很讓人意外,也許是來說和的也不一定。

鄭閒故意提出,就是為了駁關寧的麵子,也是為鄧明誌出頭……

“是啊,以關世子的身份想來準備的也不會是尋常之物吧,何不拿出來看看,此時正是送禮的好時機!”

有旁人聽到也立即附和。

眾人都輕笑看著關寧。

你都帶著禮物來了,這不表明是要低頭了嗎?

鄧明誌猛然一怔,原本他也是這麼想的,可關寧搞出那麼多事,他就不這麼想了。

很明顯,關寧冇有絲毫示軟的念頭。

鄧丘,同樣也是眼皮微抖。

這位紈絝世子簡直是無法無天,他暗罵自己是狗,暗罵徐大人是狗,暗罵吳大人是狗,還吃屎,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行了,賢侄的心意,我心領了,至於禮物就不必了。”

鄧丘開口。

意思模糊過去就可以。

“鄭少爺不提我都忘記了。”

關寧從隨從手中接過木盒,眾人的目光也集中過來。

這木盒外看相當精緻,散發特殊香氣。

“這是寒山寺之物?”

有一人驚疑開口,顯然是認了出來。

“寒山寺?”

眾人也是驚奇,誰都知道寒山寺裡的東西,哪怕是塊普通香木都珍貴之極。

“這位大人可真是好眼力。”

關寧開口道:“這是我在寒山寺花費重金求來的。”

鄧丘父子二人目光狐疑,你會有如此好心?

“是什麼,打開看看啊!”

“是啊!”

眾人叫喊著,就連徐長英和吳清昆都有些好奇。

“好,那就讓大家看看。”

關寧打開了木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