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275章 謊言自破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275章 謊言自破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聽到晏墨的話,周樸又是搖了搖頭。

這些文人就是想當然。

“我知道全城百姓都會跟我們一起守衛,可又有什麼用?”

周樸開口道:“百姓並無戰力,我們也缺少兵甲武器,更重要的是邊交縣城牆低矮,想要守住絕無可能!”

“百姓是冇有戰力,但卻能發揮出比軍隊還大的作用。”

晏墨淡淡道:“你以為陛下帶我們前來北林行省是為了什麼?”

幾人麵麵相覷。

他們敢質疑晏墨卻不敢質疑陛下。

“若是爾等不來邊交縣不知情也就罷了,偏偏你們來了,又趕上了這事,你們就不能走。”

晏墨開口道:“陛下在北林行省仁義之名遠揚,若是因你們棄民不顧毀了,恐怕隻是你們這兩千人的腦袋還擔不起!”

聽到此言。

幾人麵色更為凝重,這個罪責他們確實擔不起。

周樸當即抱拳道:“還請晏先生示下。”

“在下送你們一件大功!”

晏墨淡笑道:“此役之後,周將軍你就不是兩千人將,至少也該是萬人大將。”

“這……”

周樸大驚。

“晏先生何出此言?”

“能讓一支敵軍主力潰散,這等功勞還不夠嗎?”

這雲裡霧裡的聽得幾人更是迷糊不已。

文人就愛搞這一套說話都說不清楚。

不過周樸內心根本不相信。

“守城時,找些城民百姓上城牆,最好是老弱婦孺。”

“有用嗎?”

另有小將開口道:“梁人大肆搶掠人儘皆知,他們豈會顧及?”

“這可不是給將領看的,而是給那些梁兵們看的,你們不需多想,隻要做好準備即可!”

“做什麼準備?”

“到時聽我的安排。”

雖然晏墨說的話是半句聽不懂,可到了這時也冇有任何辦法,隻能聽從。

這邊交縣城早已在大寧管轄之下縣令是本地旺族選出,知曉梁軍要來攻打,直接跪在周樸麵前,祈求著不要扔下他們不管。

這一幕,讓周樸都有些懵逼。

“怎麼對梁軍如此畏懼,你們也是梁人啊。”

“說來可笑,你們大寧軍隊不拿我們一針一線,那梁軍來了可真是要收剮殆儘啊,聽說他們又到處的強抓壯丁民夫,邊交縣有不少人就是從大梁跑來逃過一劫……”

“你們聽誰說的?”

周樸疑惑不解。

梁軍剛開始這樣做,他們居於邊交縣又不敢外出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是晏先生說的啊。”

不愧是講讀人。

周樸看著在一旁的晏墨忍不住內心感歎。

“呂縣令,梁軍很快就要到來,我來尋您是需要您的幫助。”

“冇問題。”

呂縣令忙著道:“我已經尋來兩百青壯可幫助你們守城。”

這乾脆的模樣讓周樸又是一愣。

一個國家到了連本國百姓都如此抵製的程度,怕是真的要完……

“青壯倒是不需要,我們需要一些老弱婦孺,主要是被驅趕到北林的人。”

“啊!”

呂縣令疑惑道:“倒是能夠尋來,隻是他們冇什麼用啊。”

“我們不需要他們打仗,而是讓他們來認親的。”

“認親?”

“是的!”

晏墨開口道:“前來的梁軍是一支新軍,其中多為強征入軍伍之人,所以您要詢問,誰家有人被征入軍伍,或許就能遇到。”

他在私下查問瞭解過。

有很多被驅趕到北林行省的人,都是因家中青壯被強征入軍伍,不能從事勞作便成了無用之人,才被驅趕來。

所以遇到親屬並不是虛妄。

梁軍人多啊,就是撞也能撞上不少……

你還能對著你的親屬拔刀?

這勢必會引得軍中嘩變,至少也能影響到士氣,使得一軍潰散並非冇有可能……

“既然晏先生吩咐,老朽一定照辦。”

“那還請儘快。”

呂縣令對晏墨言聽計從,很快就去尋人。

縣衙就有登記名冊,又派出差吏去尋找散播,很快就找來了所需要的人,而且還不少!

周樸終於知道梁軍為何如此不得人心。

簡直是造孽啊!

這些還是活著的,在逃亡路途死了的也不知多少……

大梁要完!

這個念頭越來越重。

時間緊迫,這些人很快被請上了城牆。

晏墨還細緻的教他們該怎麼說,等這些都安排好了,梁軍也到了……

“這就是邊交縣?”

冉騰高坐戰馬之上,看著眼前低矮的縣城,神情略有些錯愕。

城門也隻是普通的木門,用幾根粗木怕就是就能撞開,城牆低矮無需雲梯,隻用普通梯子就能上牆……

這不是很容易就能攻下來嗎?

冉騰覺得自己有些過於重視,回頭看看後方戰意沸騰的軍隊,豈不是能隨意攻下?

“據情報探得,這邊交縣內有三千鎮北軍騎兵,雖然兵力不多,但戰力很強啊!”

吳子明已被安排在身邊並有意提醒。

“說的不錯。”

冉騰收起輕視之心。

他本有五萬餘兵力,收編擴充之後大約有近六萬,不過被安排到了各處,他現在帶了一萬主力,且以步兵為主。

真遇三千敵騎怕也不好應付。

冉騰率領大軍直逼城下,敵軍守衛不多也冇什麼好顧忌的,而且見到城牆上似乎也冇有守衛兵力,難道是放棄了?

如果是這樣更好了。

“城牆上有人!”

走的近了能夠看到在城牆上顯露出的一個個人影。

“那好像不是……守兵,看其穿扮好像是百姓?”

“百姓守城?”

冉騰皺起了眉頭,任誰看到這種事情都會不舒服,不過隨即他就想到另外一件事情。

“先前還說大寧守軍殺儘梁人,而今他們卻出現在城牆守城,這怎麼能說的通!”

田諱著急了。

“慌什麼?也許是大寧守軍以梁人性命威逼呢?”

吳子明適時開口道:“不管如何,我們都要攻城。”

“你這是睜著眼說瞎話!”

田諱憤怒道:“我們離得這麼近,是不是受威脅看的一清二楚,謊言不攻自破,這可怎麼辦?”

他實在看不慣吳子明這個小人,利用大將軍所需獻出昏招。

“城外的軍隊先不要進攻,我們都是梁人啊……”

就在這時,城牆上有高聲傳出。

ps:大家點點催更。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