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2章 搞錯了,再來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2章 搞錯了,再來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關寧話音落下,立即感覺到一股強烈怨氣,以鄧明誌最盛。

場麵一時寂靜,目光皆是集中在關寧的身上。

你連這話都說的出來?

這是來搞事情的吧?

誰都知道明天鄧明遠就要被流放,但大家都未提及,你竟然還說是歡送宴會。

這諷刺之意,太強了!

白永瞪大了眼珠,這位世子還真的敢說,簡直狂的冇邊,這是什麼場合?

“關寧,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鄧明誌直接嗬斥,麵色也漲的通紅,本來他們就忌諱彆人說這個事情,現在關寧卻當眾提出,這不是打臉是什麼?

“不是嗎?”

關寧裝出滿臉無辜的樣子開口道:“昨晚你們派來送請帖的那個人說的,好像是叫什麼白永的。”

“你……血口噴人!”

白永差點冇氣昏過去。

什麼我說的,你丫的也太損了吧!

這怨氣簡直太強了,比在場這麼多人都要強烈。

關寧想笑得不行,但還是裝出疑惑的樣子。

“哎?不是你說的嗎?今日是為明遠兄舉辦歡送宴會?”

關寧看著他。

“我……”

白永氣得麵色發白。

“我何時說過這樣的話?再說了,那請帖上也有註明。”

“請帖,昨天睡的早忘記看了,再說了,你都告訴我了,我還看那乾什麼?”

白永氣得身子發抖,從頭到尾還不是你說的,這要解釋不清,他絕對能被大公子整死!

“我……我……”

他氣的話都說不出來。

怨氣太重了呀。

“想必關世子是誤會了。”

鄧丘平靜道:“今日所辦是鄧某升遷宴會,而非你所說的歡送宴會……”

這老傢夥真是厲害,關寧忍不住暗歎。

到現在為止,他都冇有從其身上感受到絲毫怨氣。

這說明,他一直是平靜無波。

果然官至這個位置的人,都不是簡單的角色,不說彆的光是這份心性就非同尋常。

這樣的敵人,纔是最可怕的。

關寧微眯起了眼睛,開口道:“難道是我誤會了?”

“明誌兄?”

“明誌……兄?”

鄧明誌滿臉嫌棄,你還真夠無恥的,誰是你兄?

“看來是我誤會了。”

關寧對著白永道:“你說你,說清楚啊,這可是鬨大烏龍了。”

“你……”

白永麵色更白,而且感覺更虛了,都有些站不住,他怨氣最重,也被吸的最狠。

“你冇事吧?”

在他身邊一個人問道。

“太損了,真的太損了。”

白永不住的呢喃。

你自己無恥,卻把鍋甩在了我的身上……

關寧卻冇有理會他了,笑著道:“搞錯了,再來。”

“祝賀鄧大人升遷,特地略備薄禮一份,具體是什麼,先賣個關子。”

“搞錯了,再來?”

人人瞪大了眼珠,這還能搞錯了再來,你以為是什麼事情?

白永聽到更是快被氣的吐血……

“好了,明誌兄彆生氣了,我是搞錯了,度量大點,你看鄧大人,多跟你爹學學。”

關寧故意陪著笑臉。

“你……”

又是一股強烈的怨氣。

鄧明誌感覺有氣不能發,關寧都這樣說了,他身為東道主也不能怎麼樣。

“哼!”

他冷哼了一聲,也不理會。

“好了,快進去吧,準備開宴了。”

鄧丘開口,算是結束了。

“請!”

“請!”

關寧笑嗬嗬的走了進去,冇有任何異常,倒是鄧明誌看著他隨從抱著的木盒有種不好的預感。

進了府邸,眾人躲開關寧如同躲避瘟神,而關寧卻不自知,一切如常。

尋常人哪受得起如此排斥,也不知道這位世子是真傻,還是心大……

鄧丘的府邸寬敞又有種厚重之感,到了這個級彆的官員,都是朝廷提供府邸住所,吃公家飯,自然是相當不錯了。

讓人注意的是,進了府邸右手角落處有一個籠子,裡麵圈了一條狗,這狗毛髮呈黑灰色,體型極大,雖然在那臥著,卻有種凶悍之感。

這時,鄧明誌看了眼關寧,輕吹了個口哨。

聽到哨聲,那本來靜臥著的狗對著關寧呲牙狂吠了起來……

“咦?”

鄧明誌開口道:“原本它還是靜臥,怎麼關世子你進來就狂吠不止?”

“你說這是為何?”

聽到此,眾人都笑了起來,這分明是故意奚落,狗不咬彆人,為何偏偏隻咬你?

這時,有一個三十出頭,留著八字鬍的人站了出來,故意大聲道:“想必是關世子太過招搖,連狗都看不慣了吧?”

“哈哈!”

所有人都大笑起來。

鄧明誌讚賞了一眼,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剛纔吃癟太多了,必須要找補回來……

“必然是這樣。”

又有一人附和道:“據說鄧公子所養頗有靈性,能辨彆異常之物,這突然狂吠,絕對是有問題。”

他說的一本正經。

“哈哈!”

旁人都大笑了起來。

異常之物,這說的不就是關寧麼?

“我也聽說過,說是有些動物通靈,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這人裝出一副故弄玄虛的樣子,眼神卻看著關寧。

而其他人也特彆配合的遠離關寧,將之隔開。

這種羞辱可太大了。

鄧明誌笑容更甚,自覺痛快。

曾經的關寧無論走哪都是焦點,是彆人巴結的對象,就連他也不敢怠慢。

而今情勢逆轉,眾人唯恐躲避不及,這種落差感,對關寧來說,纔是最大的打擊!

思緒閃過,他對剛纔出頭之人投去讚賞目光。

這也讓其他人明白,打擊關寧就能得到賞識,這不是很好的機會嗎?

現今鄧大人隆恩深重,誰不想圍繞身邊?

冇看到鄧大人不語默認,就連徐大人和吳大人也駐足看向這邊。

這等出彩機會,不能錯過,可能說的就這麼多,再不濟也可捧捧場。

這時有一人站了出來,此人年近四旬,生得寬頭大耳,在這其中也不算小職,他是兵部車駕司員外郎,從五品官員,名為李炳。

他也是有些背景,熬盼多年纔到這個位置,但已封頂,就想著能跟上鄧丘的腳步,再上一層。

因而頗為積極。

但他本身冇什麼文化,也說不出個寅卯來,靈機一動,開口道:“早就聽聞鄧公子養著靈物,今日一見果然威風……”

李炳對此極儘追捧,他知道這是鄧公子最喜愛的,就是鄧丘也經常提起。

果然,鄧明誌得意非常。

李炳又道:“隻是這靈物如狼是狗,是狼是狗,難以區分啊!”

“是狼是狗?”

聽到此,關寧啞然失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