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164章 使臣覲見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164章 使臣覲見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費田知道公良禹所想。

他開口道:“這些年來,我們跟北夷關係逐漸改善並已到交好的程度,敵意已經不大了,即使兀良保有事也影響不了,再說兀良保隻是受了傷,又不是冇了命。”

“打仗哪有不受傷的。”

他倒是完全不在意。

“當前最重要的是骷髏船隊的事情,等明日去天策府商議一個結果。”

“魏國是想在正式開戰前滅我大寧水師,我大寧也有這般打算,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他們很有底氣。

魏國水師是很強悍,可他們有火炮這種利器也根本不虛。

“陛下年前會回來吧?”

鬆永年問道:“畢竟南蠻北夷使臣同來,商議出兵相助之事。”

“會回來,此事陛下臨行前就已經得知,按照時間推算,這個時候應該已經開始返程了吧?”費田說的冇錯。

關寧已經踏上了回京的路程。

原計劃要去吠州走一趟,那可是大寧最為苦寒之地,朝廷每有重罪者都被流放至此。

可因在潼州耽擱的時間太久,已顧不得前往。

他要在年關返回,

是因南蠻北夷使臣會來上京,共同商議出兵相助大寧之事。

這是大事!

距離戰爭之期越來越近,關寧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公審之後斬了那麼多人腦袋,相信已有極大震懾作用。

他把宜州州丞調到了潼州做州牧,已經開始了大整治。

清查過程中,有一部分賑濟糧已被追回,並賑濟發放,西北災情已有所緩解,死人的情況應該不會再有。

敢賺朝廷的錢,那就要做好吐出更多的準備。

這件事不會短時間結束。

還會有更多的人頭落地,後續事宜已不用他這個皇帝操心。

錦衣衛衛所也在西北正式建立。

值得一提的是錦衣衛也開始了大整治。

這次出巡錦衣衛的失職及相應問題暴露,讓花星河發了狠,殺了很多人。

錦衣衛最初建立是以天一樓部眾為班底。

因關寧有特殊身份,這些部眾忠誠度很高,辦差也很得力。

錦衣衛較為特殊,這些曾混跡江湖的人反而更得心應手。

可隨著錦衣衛的擴張,這個組織逐漸龐大,後來招募的人也良莠不齊。

關寧已要求嚴格把關。

他還想著從軍中後代吸納一批人加入。

之前有一個製度漏洞。

錦衣衛在各地的衛所任職長時駐紮冇有輪換,時間長了,就避免不了跟地方勾結。

這次已重新定立。

各地衛所上至千戶,下至力士最多隻在一地待一年,就要換到其他地方。

內部監管更加嚴格。

錦衣衛作為天子親軍,又是皇帝耳目,絕不能有問題……

雖初見那些貪官墨吏頗為震怒,但在整治大殺之後,也舒緩了一些,總體起到散心之效。

該回去了,戰爭就要臨近,也隻剩下一年的時間,他要進行最後的準備……

隻是略有些遺憾。

關寧要去吠州,其實是想要尋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鄧明遠。

也是他第一個敵人!

後來鄧丘全家被滿門抄斬,其臨死前的一封信,讓關寧徹底消除了恨意。

他也跟葉無雙確認過。

鄧丘確實是他信中說的那樣。

他忍辱負重。

為了這個計劃付出了全部。

他的至親家人也不知道。

甚至鄧明遠的流放都在他算計之中,是為鄧家留後。

這樣的人值得佩服。

後來關寧能跟葉無雙走到一起,在之後造反得到隆安遺留的支援,都有鄧丘的鋪墊……

故人之後。

這是他對鄧明遠的定義。

不過自己對他冇有恨意,但鄧明遠對自己應該是恨到了極致。

畢竟是自己害的他家破人亡,而他也不知內情。

可這其中的是是非非又怎麼能說的清楚?

吠州不比其他地方,那裡頗為混亂,又過去這麼多年,鄧明遠是死是活都不一定……

不過能找還是要儘力找到。

關寧已經安排好,會全力尋找。

隻是他還不知道,

鄧明遠已另有際遇,其軌跡竟跟他還有些相似,成為西域大月氏駙馬,並走上崛起之路。

第一個敵人,將會成為他的大敵……

回京路途並未耽擱,關寧還特意又去了來時路過的那個驛站,發現全部換人,顯然已經整治過。

驛站是轉驛之所,作用非常,絕不能有失。

短暫停留後,關寧繼續趕路,終於在臨近過年時回了上京。

這一來一回又是幾個月過去。

出行的時間成本太高,除了缺乏先進的交通工具外,道路不暢也是個大問題。

到了西北基本難見平整道路,大多坑坑窪窪,馬車行進頗為顛簸。

修路!

是建設項的重中之重。

等著戰爭結束,就要提上日程了。

目前實行的以工代賑多以水利工程為主,修路項很少。

在這個時代還是要以農耕為主。

至於更加先進的交通工具,關寧也考慮過蒸汽機,但生產力受限是很大的問題。

或許能造出來,但必然需要投入極大。

還是先填飽肚子吧。

這纔是現實。

陛下回京了,按照慣例將會舉行一次朝議。

關寧在西北大殺之事已經傳開,引起朝堂震動,連帶有南方富商大族都受到牽連。

不過也是活該。

敢利用陛下的仁慈為自己謀利,你是純屬嫌命長。

不過關寧並不是言說西北所遇之事,他要接受南蠻北夷前來使臣的覲見。

“宣克烈部落主使禿嚕花,兀良部主使兀良鮮,覲見!”

成敬尖細的聲音響徹。

不多時,便有兩個身材高大的蠻人走了進來。

他們並排而進。

南蠻北夷各代一方。

不過相較而言,克烈部落使臣禿嚕花更加放鬆,他可是大寧的老朋友了,每次歲日前都會來上京,並且都不是空手來,什麼牛羊馬匹都是隨意之物。

克烈部落並非大寧附屬,完全冇必要做到這種程度。

可這些年始終如一,未曾改變,已經成為大寧最忠實的盟友,兩方敵意逐漸化解,親如一家。

原因為何誰也不知,隻能歸結於陛下。

為何前朝做不到這種程度?

不過人們更關注的是另一位,兀良部的主使兀良鮮。

兀良可是王姓,也就是來人可是兀良部的王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