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152章 路遇惡情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152章 路遇惡情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關寧是皇帝不是巡撫,這些事情並不需要他親力親為。

隻是他在皇宮待不住,時長了就憋悶的不行,就想出去轉轉。

在這深宮大院待久了,怕是能憋出病,想想他今年才二十八歲,將來待在皇宮裡的時間有的是。

距離戰爭之期越來越近,等到開戰了就要忙碌了。

趁著現在還有時間出去殺殺人,也是一種緩解心情的方式。

基層建設有吏部,征兵事宜有兵部,推行農莊法有首輔公良禹總攬,他也不需要操心。

都安排好後,關寧就悄然離京了,開始了微服私訪之旅。

隨行的官員有一個**星,大內侍衛長,也是原天一樓大師兄蘇修遠,再有一個錦衣衛指揮使花星河。

四個人簡裝出發。

明麵是如此,暗中還另有大內侍衛保護及錦衣衛隨時聽從調遣……

嗯,出來的感覺就是好!

一輛馬車幾匹馬。

關寧踏上了去西北的路途。

重新規劃後,西北的行政轄區有兩個州,一為潼州,一為吠州。

吠州在最西北,也是有名的苦寒之地,有諸多犯事者都被流放到了吠州,這已是極重的懲罰。

吠州北部緊挨著蠻族之地,不過因苦寒緣故,少有蠻族生存,但偶爾也有蠻族由此侵犯,前朝大康曾在此駐紮了一支西北軍。

防守蠻族入侵的同時,也在防著西域諸國的入侵。

吠州以西,是一片廣袤的沙漠,而在沙漠的另一端便是西域!

因地理方位的緣故,道路也未打通,西域跟中原並無太多接觸,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隻是偶爾見得有西域商人。

關寧覺得不能固步自封,也不能失去警惕。

西域有三十六國。

將來若有機會,也應將之納入大寧版圖。

做皇帝還是要有夢想的。

之前關寧對西北不太重視,現在看來應該加強,把錦衣衛衛所建過去……

出了上京,一路向西北行去,路途不緊不慢。

“公子爺,前方就有一個驛所,今晚就在驛所住下?”

花星河知曉陛下此次出來有意檢視驛所詳情,纔有此提議。

“可以。”

西北方向驛所較少,行了半個月,這也是遇到的第一個驛所。

這是一個公驛。

公驛是專為公事所設,如有過往官員停駐歇腳,加送公文等事。

這方麵有嚴格的條例,並非一應公差公務都可勘合馳驛,轎伕,馬匹使用數量皆有定數,不得超標。

提供米糧,吃食等,不同級彆也有不同要求。

公驛不得私用更不可民用。

可關寧走進驛站時,卻見得院內停駐了數輛馬車,馬車上放置著一應重物,外包裹著氈布,這明顯是一個商隊。

怪不得鄭修說公驛民用,這不就見到了。

還未到門口,內裡便傳出一片嘈雜聲。

進了驛站後,更是看到讓人震驚的一幕。

隻見大廳擺放的桌子已坐滿了人,數人圍著飲酒吃喝。

若不是知曉這是朝廷驛站,還以為是進了客棧。

關寧皺起了眉頭。

在其後的**星已分明感受到陛下的怒氣。

出京本就是查探此事,這第一站就遇到了這種事。

其實百官及百官親屬占驛站便宜,並不是什麼秘密,都形成了默契。

隻是皇帝不知道。

而這家更是過分,把公驛當成了客棧,偏偏還被陛下撞了個正著!

“老王,今晚我們就在這驛館住下了,給安排好房間。”

一個長相五大三粗的中年人拿起酒杯大喊著。

被他叫到的老王,還穿著差服,看其穿扮,應是這個驛站的驛丞。

“冇問題!”

王姓驛丞痛快的應下,轉頭看到了關寧一行人立即變臉。

“你們是乾什麼,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就敢隨意進來,以為這是客棧?”

“快走快走!”

他直接嗬斥。

聽到這話,就連**星的臉都黑了。

“這是什麼地方?”

“外麵的大字看不到嗎?這是驛站!”

關寧直接反問道:“既然是驛站為何他們能這般隨意,不是客棧又是什麼?”

聽到這般詢問。

先前那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站了起來。

他應是喝了酒,麵色通紅。

“老王,外麵的馬車要下了,再給把馬喂上。”

他不忘吩咐王姓驛丞,隨即搖晃的走了過來。

“你剛纔說什麼,你們也能跟我們比?”

“我們在這,這裡就是客棧,你們在這,這裡就是驛站!”

關寧並未搭理,而是轉向了花星河。

“錦衣衛份屬天子親軍,也是朕的耳目,各地皆設有衛所,監察地方,如有惡情,直達天聽!”

“這裡隸屬延州定化府,是有衛所的吧?”

關寧話語雖輕,也僅有他們幾人能聽到,但落在花星河耳中卻如同驚雷!

陛下對於錦衣衛未曾上報這種情況不滿到了極點!

錦衣衛在各地都建立了衛所,他們的作用隻有一個,那就是充當天子耳目,稟報地方惡情!

按照流程是地方衛所上報到州府總衛所,總衛所再上報到京城錦衣衛衙門。

再由錦衣衛衙門直達天聽,稟報陛下!

這跟地方官府並不衝突。

衛所是獨立的,並不受地方官府管轄。

這也是人們畏懼錦衣衛的地方,直達天聽,僅此一條就超脫所有!

這些年來,錦衣衛確實起到了很大作用,上報了諸多惡行惡事。

可現今所遇這種情況,確實冇有上報過。

花星河額頭已滲出了冷汗。

這確實是嚴重失職,可錦衣衛衙門也未收到上報,他也確實不知。

“時間久了,錦衣衛也成了酒囊飯袋,不能儘職履責,朕要你們有何用?”

關寧為什麼要帶著花星河,就是藉此機會敲打敲打。

他的要求是地方惡行,不能先由官員上奏,而是錦衣衛先稟報到他這裡。

事事儘報也不可能,有些小事確實也冇必要。

可近來他發現稟報很少,就像他說的,時間久了,人也麻痹疏忽,地方衛所也混成了老油條。

或者本身就做惡事行惡舉。

錦衣衛也該好好整治了。

關寧言說並未搭理那大漢,似乎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有些掛不住臉。

他直接嗬斥道:“小子,本大爺跟你說話,你是耳朵聾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