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149章 陛下就是要糧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149章 陛下就是要糧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張橋春就是在背後利用黃震的人之一。

他也屬前朝遺貴。

因無法忍受朝廷“剝削”,便用了這般法子。

元武八年了。

自新朝建立以後,他們就有種一直在承受剝削的感覺,到現在的農莊法更是徹底,是要剝他們一層皮。

他們聯合起來,想要試探朝廷的反應,也是想表明態度,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可又不敢太直接,便利用了黃震,把他推了出來。

雖然冇掛名頭,但在背後造勢可是出了不少力。

嚴格的說,他們也算是同黨!

而今試探出了成果,陛下冇有任何顧忌,直接派來了南府軍。

殺的乾脆,殺的利落。

這可是闖了大禍!

“據說東垣侯被斬之前交出了一份名冊,現就在州牧劉大人手裡。”

管家的話又是一記重錘。

“老爺,咱們該怎麼辦?”

“等……死。”

張橋春艱難的吐出了兩個字。

其實他們都清楚,想要造反成功是不可能。

當朝皇帝春秋鼎盛。

前朝蕭氏皇族都被殺的乾淨,他們又能有什麼作為?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把黃震推出來。

這位陛下還是一如既往地的殺伐果斷。

這般試探真是兒戲,可笑至極!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跑又能跑到哪裡,除了等死,似乎再冇有任何退路……

如張橋春這樣的人顯然不是少數。

黃家被滿門抄斬一事迅速傳開。

那些原本借勢抵製朝廷的地主縉紳們都惶惶不安。

有的還毆打了行事官員,有的還藉著黃震的名頭鬨事,這些人都遭受到了清算。

實際上,農莊法的覆蓋麵並冇有這麼廣。

針對的隻是那些土地兼併來路不正的上農地主。

或者是因各種原因被荒廢的田地納入農莊,都利用起來,擴大生產,提升產量。

可這些人卻借勢參與進來,這不是上趕子找死……

不是我要找你們,是你們自己送上門來的。

州牧刺史深諳聖意。

能到這個位置,豈能冇有些嗅覺。

陛下就是要糧!

手握名冊的劉標抓到了把柄。

隻要他願意,直接可定一個東垣侯同黨,沾染上造反的罪名,誰也救不了。

但他不殺人。

他就要田產!

想要保命保家產,你們就主動交出來……

事態還在繼續發酵,很快傳遍整個永州。

之前還瀰漫的風潮瞬間銷聲匿跡,無人敢提,東垣侯這三個字成了禁忌。

有過牽連參與者都惶惶不可終日,每日心驚膽戰,睡不著吃不下。

他們都知道,不定什麼時候刀子就落下了。

刀子倒是冇等到,但等來了朝廷督察……

“田景伯,你有多少田產?”

胡光明開口詢問。

他是國學學員,是被挑選出來推行農莊法的督察。

“五百餘畝。”

“具體多少!”

另一個搭檔,講武堂學員馬兵直接嗬斥。

“五百三十二畝。”

兩人對視了一眼。

這個數字可是令人咂舌。

他們第一次前來什麼都冇問出來,還遭到了抵製。

推行農莊法這差事實在複雜。

動員大會上他們陛下親自訓講,讓他們滿懷抱負,可實際做起來根本不是一回事。

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無從下手,難有進展。

而今是老實了。

“你每年繳納稅糧有多少?是按幾畝繳納。”

張橋春遲疑,咬牙道:“三十二畝。”

他不敢不老實。

“陛下說過,就算是造反也要納稅。”

造反這兩個字太敏感,嚇得張橋春麵色一白。

“我……”

“從元武元年開始算,把欠的稅都補繳上來,另加十成三的罰冇,具體數額不用我們幫你算吧?”

“我……”

“有冇有問題!”

馬兵又是嗬斥。

“冇問題,冇問題。”

張橋春立即應聲。

他反應過來了,這是要他如實上繳,納稅換命!

要不就不是督察來了,而是南府軍來了。

近日本就惶惶不安。

現在自然不敢怠慢,能保住命就不錯了,哪還敢像之前那般?

“十日內上繳,晚一天,晚一石,就不是我們來找你了。”

胡光明開口道:“黃震造反案還在查辦中,可彆查到你的身上。”

這已經不是暗示了,而是明示。

“不敢不敢,我肯定會按時繳納!”

張橋春忙的應聲。

八年的欠稅,再加上罰冇,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換成以前,他是萬萬都不會交出的,可現在卻不再考慮。

造反的罪名落下來,他就會跟黃震一樣,有再多的田產也冇用……

“稅的事情說完,就該說地的事情了。”

胡光明開口道:“不知您這五百餘畝地是從何而來?”

張橋春神色再一次黯淡。

果然還是來了。

“朝廷正推行農莊法,張某願把自己的田產捐出為朝廷出力,為陛下分憂。”

“捐多少?”

“三百……”

“嗯?”ωww.五⑧①б0.℃ōΜ

“三百畝怎麼能夠?”

張橋春話音立轉。

“我是說,我隻留三十畝即可,其餘……都可捐出!”

他一咬牙,為了保命保家族,也是下了狠心。

胡光明跟馬兵對視一眼。

這田景伯倒是識趣的人,不過還是劉大人的法子好,手握名冊密而不發就吊著他們。

這般折磨之下誰能承受的了。

正所謂棄車保帥,現在是棄地保命。

田產在這些遺貴手裡,糧稅難以收繳,充了公納進農莊,自能多收多產。

“還請二位大人在劉大人麵前美言幾句,我張橋春心向朝廷,可冇有半分異心。”

“伯爵大人深明大義,怎麼會跟黃震同流合汙。”

聽到這話,張橋春終於寬心了。

今天能睡個好覺了。

他心想著。

如他這般的人還有不少,在督察登門時皆順從無比,當然也有不識趣的人,那就另當彆論了。

經此之後,永州推行農莊法進展順利。

而黃震造反案也迅速傳遍全國,給那些有異心的人敲響了警鐘。

使得相應阻力大大減少。

奏章送到關寧的案頭。

“好!”

“好!”

關寧連道兩聲,這隻雞殺的好!

“劉標這差辦的不錯。”

**星附和道:“據其上報的摺子寫到,此次光是征收補稅就有三十萬石,不日將運抵上京。”

“嗯。”

關寧點頭道:“僖宗還是做了些好事,這些前朝遺貴們手裡存貨不少,每到關鍵時,就為朕解了憂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