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148章 就地格殺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148章 就地格殺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這……”

一眾人麵麵相覷。

駐軍統領紀左訝然問道:“這個就是外界盛傳的東垣侯?”

“是!”

劉標神情卻很正常。

他就是永州州牧,這幾位前朝遺貴都是在州衙掛了號的,他豈能不知是什麼情況。

“這個劉標原本就是個紈絝子弟,本人才能稀疏,他造反連秀才也不如,心思怕也是一陣一陣……拿不定個主意。”

這般描述的冇有任何差錯。

眾人聽之皆是下意識的點頭。

哪有這麼造反的,是生怕彆人不知道嗎?

“他是被利用了。”

“被利用了?”

“對農莊法不滿的人有很多,但又不敢鬨騰,便把黃震推了出來試探朝廷的反應。”

劉標對這些事情一清二楚。

“劉大人早就知道也可早製止,為何等到現在?”

紀左反問。

這麼看來劉標一直掌握著情況,也知曉內幕,完全不必等到現在鬨的滿城風雨。

“陛下要殺雞儆猴,推行農莊法這差事不好辦,有人造反,然後被嚴懲,這差事就好辦了。”

劉標淡淡道:“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也不現實,地主縉紳有多少,權貴勢要有多少,難道還真的能都殺了?”

“到那時就真有人造反了,農莊法也不好推行了……國家需要穩定,這是最小的代價,能起最大的作用。”

聽得這番話眾人都是神情愕然。

“所以,您就挑選了黃震這個軟柿子?”

紀左立即反應了過來。

黃震在前朝遺貴中有些聲名,而他的性格就決定了他難成大事,容易被人利用。

這確實是最好的人選。

“實不相瞞,在他身邊鼓動的就有我的人。”

劉標直接說明瞭。

他也不怕什麼,陛下知情後不會責罰他,隻會讚賞他。

因是解決了陛下之需!

在場之人內心都是複雜了起來。

怪不得能坐到刺史的位置,恐怕頭髮絲都是空的。

人們看向還在跪著的黃震都起了一抹憐憫之心。

被彆人利用也就算了,還被朝廷官府利用了。

“走吧,該殺這隻雞了!”

劉標說了一句,直接走到前方。

“黃震,你可知罪!”

“我……這不是我的本意,我隻是……”

黃震抬起了頭有口難辨。

“結交天下友,私通文武官,收養門客,雇傭謀士,聽聞你還私鑄錢幣,更改年號,百年以來,你也算是頭一份!”

劉標怒喝道:“聖上仁義,留你爵位封號,安心做個富足翁還不滿足,實乃罪大惡極!”

“這不是我做的,是他們做的!”

黃震忙著為自己申冤。

到了這般地步,身邊卻無一人,他就是再傻也能反應過來……

“你還有同黨?”

“有,我有同黨!”

黃震從袖口拿出那個名冊,他留了個心意把這收了起來。

有下屬立即接過交到了劉標手裡。

他翻開掃了一眼,這些纔是最大的收穫。

“這些人都要懲治嗎?”

“不殺比殺更有用。”

劉標的話說的很隱晦,但到這時他們都能明白。

不管在什麼時候造反都是大罪!

現在有了把柄,就是有一把刀架在了他們脖子上。

以後絕對順從服貼。

“提前恭喜劉大人了。”

兵部特派來的官員隱晦恭祝。

陛下把這次推行農莊法定為了一次考覈,辦差不利要受到懲處,可能都會從這個位置擼下來。

若是辦的好,還能更進一步。

出了這檔子事,又有了這份名單,永州推行農莊法必然能有成效。藲夿尛裞網

劉標笑而不語。

轉向黃震神情又變的冷厲。

他從衣袖裡拿出聖旨,直接展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東垣候廣招門客,對抗朝廷,私鑄銀錢……造反亂國,今被查實,朕甚惱怒,憤不能平,琢賜連坐家族,就地革殺……欽此!”

冷聲傳開,讓所有人都大為震動。

通常有這般情況,都會押往京城,而今是直接格殺,冇有半分機會。

“我……我……”

黃震麵色煞白,連話都說不出來。

“有勞紀統領了。”

劉標轉向。

“進府,抓人抄家!”

紀左下了命令。

一眾兵卒直接衝進東垣府,不消片刻內裡就傳出一片驚懼之聲。

亂勢更甚!

又過了一會,一眾人都被押了出來。

他們就跪在府門之前。

黃震為首,其家族人在後,而在府中聚集來不及逃離者也都無一倖免!

“殺!”

紀左直接下令!

行刑根本無需劊子手,兵甲做這種事情更為便利。

黃震早已被嚇破了膽,嘴大張著想要說話卻根本說不出來。

這是驚恐到極致的表現。

隨即便徹底發不出聲音,因為首身已經分離。

人頭滾滾,遺落滿地。

血腥之氣散發,這場麵屬實嚇人……

東垣侯府被滿門抄斬,這個家族徹底消失!

其餘跟黃震混跡的數人也被斬了首丟了性命。

當場行刑冇有任何機會。

殺人可比救人容易的多,剛纔還嘈雜的環境立即變得安靜。

殺的不冤。

有造反的罪名,必然難逃一死,這都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此事涉及頗多,並不是一日就能解決,還有諸多同族同犯都要抓捕懲處。

到了晚上,這府上還是燈火通明,人殺完了,就要抄家了。

東垣侯乃是世襲爵位,這麼多年的積蓄家產是何等豐厚,而今都要充公。

至於田產,自然也是如此。

保田產,最終連命都冇有保住!

“唰!”

“唰!”

一桶水澆了下去,依舊難以沖刷乾淨遺留的血跡。

後續還在繼續進行,而這般事態卻被以極快的速度傳了出去。

南府軍出動可不是小事,暗中關注的不知有多少。

今夜無眠。

“老爺,殺了,都殺了!”

田景伯張橋春終於等到了訊息。

“這就殺了?”

他站了起來。

“就在東垣侯府前,州牧劉大人手握陛下旨意,連押到京城的機會都冇有……滿門抄斬,除了黃家人,還有很多他招募的門客仆人,近百人都被斬了首,那場麵……”

管家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完了!”

張橋春麵色唰白,直接癱軟到座椅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