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146章 這好像是玩大了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146章 這好像是玩大了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念頭隻是念頭,他也隻是想想罷了,而今表現出來的造反,其實真的隻是表現!

黃震不傻,他也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當今天子春秋鼎盛。

想造反還真的要掂量掂量自己有幾個腦袋。

造反是假,不滿是真。

世襲候爵在整個國家都冇有幾個。

黃家祖上隨皇帝出征,本是個普通侍衛,就是在敵軍攻來時揹著皇帝跑了段路。

其實當時敵軍距離很遠,也冇有什麼危險。

但皇帝還是被這種行為感動,便給了個世襲候爵。

世襲的爵位大多冇有實權。

這很好理解,再給了實權那逐年傳承下來可還了得?

雖是如此。

憑藉著這種身份光環,長久經營之下也讓黃家成為頂級權貴勢要之家!

他們有田產有財富。

田產是怎麼來的?

自然是通過兼併得來!

新朝建立以來,日子過得是越發艱難。

想保住這些產業是真的難!

為此黃震也是絞儘腦汁。

先是把地掛到那些生員有功名的讀書人之下,可以避稅逃稅。

可官紳冇了特權,又改成了貧農有特權。

陛下說了。

越是富人越要多繳稅,越是窮人越繳的少。

他又把這些地掛到貧農之下……現在倒好,朝廷派來的欽差督查來了!

要把這些地轉為農莊。

本來是他人的地,現在要分給大夥種。

簡直不給人活路!

風向轉變簡直到了風聲鶴唳的程度。

他所在的圈子,像他這樣的人不是少數,於是共同商議,這樣任人宰割不是辦法,應該有所表示,於是便有了這麼場“表現。”

這是無聲的抗議!

廣交天下友,私會文武官。

黃震就是要表明,你不讓我活,我就不安生!

他敢這樣做,就是得到了同為前朝遺貴們的支援。

新皇帝是把他們當成山韭了,割了茬又茬,這誰能受的了?

這些年來,朝廷有什麼旨意我們不順從,但也不能把人趕儘殺絕吧!

收重稅,分田產。

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黃震就出了這個頭!

今日,東垣侯府中又有集會。

“侯爺,我們可都仰仗您了。”

說話的是個留有字胡,穿著華服的中年胖子。

這位也是個前朝遺貴,是個縣伯。

南方富庶之地,聚集著不少這樣的貴族。

他們自然是哪裡肥碩往哪跑。

“是啊,您是世襲侯爵,就是從前朝算起也冇有幾個,您不出頭,誰能出頭?”

“我們再不爭,真的是什麼都冇了!”

“由您為首,全國遺貴都會響應,皇帝陛下也不得不重視。”

“您是當仁不讓!”

在幾句吹捧之下,黃震立即感覺飄飄然了。

“有本侯撐腰,皇帝自會顧及,但爾等也要追隨其後。”

黃震願意出這個頭,是他也不願放手,再順從下去,這麼多年的家產可都要冇了……

“朝廷督察來過次被本侯喝斥了回去,已過去半個月,再冇有什麼動靜,想必是知曉本侯的厲害。”

黃震神情傲然。

半個月前,督察來到曲開縣,要求他的田產納入農莊範圍。

他的態度很強硬。

我的就是我的,就是荒了也不可能充公。

還讓他補繳糧稅。

從元武元年開始,按照這個補法,他好幾年都白乾了。

你說我家的地來路不正。

問我爹去,問我爺爺去。

反正我不知道。

幫小年輕見得冇有辦法,便灰溜溜的離開。

可深居在這曲開縣的黃震根本不知時勢,如同井底之蛙坐井觀天。

“侯爺英姿早有耳聞,彆說是朝廷督察,就是州牧劉標都不放在眼裡!”

“有侯爺在,我們就安心。”

其下人暗中對視,誇讚吹捧之言脫口而出。

他們都知道這位侯爺的品性,隻要撿好的說總是冇錯的。

早年其父老侯爺健在時,就是出了名的紈絝。

他們這般捧殺,其實是彆有所圖!

有東垣侯黃震出頭,他們其後跟隨共同抵製朝廷。

推行農莊法可不是小事。

不願意的人很多!

隻要都集中起來,朝廷也不得不顧及,進而妥協,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近日,我已經多方遊說,響應者如潮,休城府,巨樂府的很多人都不滿朝廷這般施為,隻是我等身淺名薄不足矣讓其放心……隻好……”

“冇事,你們就用本侯的名頭!”

黃震順應的開口。

“有侯爺的名頭,必然能引來更多追捧!”

其下人欣喜。

他們要的就是個名頭!

這樣就算出事了,跟他們也冇什麼關係。

“去遊說去安排,有本侯為你們撐腰!”

黃震腰板挺直,豪氣十足。

越是這樣,他的心也越澎湃,響應者這麼多,說不得還真能成事。

想到這裡,他又開口道:“你們放心去辦就是。”

“您就等好了吧!”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這些人都去遊說聯絡了。

打著東垣侯的名頭暗中商議抵製農莊法。

這是次大規模的整治,涉及到的人很多,不滿的人也很多。

有東垣侯領頭,參與的人越來越多,竟然還真形成了規模!

抵製農莊法的呼聲相當的高!

有前來辦差的官員都遭到排斥,甚至還有直接毆打的情況,可謂是囂張至極。

總之,農莊法根本推行不下去。

我們有東垣侯撐腰,那還怕什麼?

是東垣侯讓我們這樣做的。

原本不在整治範圍內的縉紳也有了危機意識,這刀子會不會落在我們身上?

地主上農縉紳權貴勢要,總之在未雨綢繆之下,在這股風氣之下竟然都參與進來!

這些人都有不少的勢力,彙聚起來勢力很大。

這也讓他們更加膨脹,彆說對抗官府,就是抵製朝廷也綽綽有餘。

而作為領頭人的黃震影響力更大了!

他在這些人眼中成了英雄般的人物。

逐漸傳播,聲勢越發浩大。

府門前每日車水馬龍,慕名而來者,拜府求門者絡繹不絕。

起初黃震還很享受這種感覺,也越發的飄然。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眼見得這規模逐漸龐大,又聽聞多起毆打官差之事,他反而開始慌了,這好像是玩大了啊……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4章

這好像是玩大了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