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98章 陛下所過之處,必有人頭滾滾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98章 陛下所過之處,必有人頭滾滾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這就是典型的倍之。

地方官員將原本定下的租金加高,把收糧加高,公田私用,謀取利益。

寧可田地荒廢,也不低價外租,這種行徑比強占兼併還要可惡!

很簡單,同樣是地方官吏作惡,關寧簡單詢問幾句,便一一招供。

他這個皇帝親自來問話,誰敢糊弄?

處理辦法也很簡單。

剝皮揎草!

關寧向來主張以製度約束,健全律法來改善惡習,可這些事態實在可惡至極,唯有用重典才能震懾!

處理完一處,他又立即去了下一處。五⑧16○.com

就連隨行官員都跟跑著疲累,關寧依舊如一。

這並不是小事,事關百姓就是最大的事情。

各種各樣層出不窮。

勞役折糧,幾近廢除的徭役,卻被私自加重,並可給錢免役,這錢也進了個人口袋。

還有用秤的問題。

原來都備著兩桿秤,利用度量衡量不統一,從差額中剝削老百姓。

還有加賦的問題。

關寧在新朝初建時就宣佈永不加賦,結果現在元武七年了,還在加賦。

他還發現,有很多地方依舊沿用前朝製度,新朝各項政令並未真正落實……

還有民間放貸的問題。

一些有錢大戶,專挑收成不好,窮苦人家給其借貸。

利率極高,借十出七。

而且還誘導借貸,老百姓還不起就上門催收,不得已賣女抵債,他們的目的也就達成了。

這些懵懂姑娘們都被賣到青樓妓院等地,毀了人生,家也散了。

每到一地,雖略有不同,但也是大同小異,都是此類問題。

關寧也真正見識到了基層的糜爛!

五天內,被剝皮揎草者達二十三人,皆被掛到府城門口,見之恐怖,但更多的人是覺得痛快。

比屍體更恐怖的是人心!

他們做的惡事在短時間內傳開,引起熱議。

由於是關寧親自懲處,影響力更是巨大,而這種嚴懲之法,也給了更多人威懾。

關寧得到稟報。

有些人已主動認罪,願交還侵占土地,請求從輕發落的機會。

觸刑者惶惶不安。

剝皮揎草。

這種刑罰實在太嚇人了,也成了最有力的威懾。

看來說好話冇人聽,還是殺人管用。

關寧心有感悟。

他又用了兩天時間回訪,殺人不是目的,目的是解決問題。

他去過的地方已經全部解決,這說明官府嚴苛之下,辦差還是有效率的。

可關寧不可能去全部地方,這幾天已耽誤了行程。

“密倉府要開始一場整風行動!”

關寧把周通和楊俊才找了過來。

“就是整治所有不良風氣,所有不良惡性,朕已為你們開了頭,接下來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遵聖意。”

二人應著。

短短幾天讓他們對這位陛下有了新的認識,雷厲風行,殺伐果斷。

周通心想自己要安然告老是不可能了。

“在其位,謀其政。”

關寧看向周通。

“朕知你心思,隻想安穩熬到告老不願得罪太多人,如此態度怎能做官,你若不願,朕現在即可允你告老。”

周通微微一怔。

“臣自當竭儘全力。”

“好!”

關寧開口道:“那麼就給朕好好整治,等朕返回時,自要查驗!”

他是想要造出一個標杆,以帶動全國。

“遵聖命。”

二人應下。

第二天,關寧便繼續啟程。

行至途中。

**星開口道:“原本各地都希望陛下前去,能親近聖意,等密倉府一事傳開,怕是巴不得您不去。”

“希望此番震懾能有點用處。”

關寧問道:“你覺得這問題根源在哪裡?”

“在下層。”

**星開口道:“吏治改革進行到現在,卻偏偏忽略下層整治。”

“下層的糜爛,裡長甲首製度已完全破壞,而正是他們管理著老百姓一應事宜,根源就在這。”

“冇錯。”

關寧也心有所感。

恢複基層組織建設是重中之重,也刻不容緩!

正如**星所言,吏治改革隻到縣一層級,可對老百姓而言,卻完全接觸不到。

古代皇權不下鄉。

這也導致朝廷對最後一步的監管不到位。

在密倉府都發現,很多小地方依舊沿用前朝製度。

這不一定是官府不作為,而是管理製度的缺失。

關寧打定主意,等這次外巡迴京,就要整治基層,形成統一管理,實現真正的上行下效……

時間已來到十二月初。

要想趕到新年到邊路途就不能耽擱。

關寧也未像在密倉府那般,除了必要停駐休整,基本都在趕路。

關寧想著等明年推行農莊法時,順帶一一整治……

路途平順,趕往邊境。

上京城,文淵閣。

這個坐落在垂拱殿旁一個不起眼的小閣,正是大寧中樞,它還有一個稱呼,名為內閣!

新朝建立以來,關寧結合曆史經驗,建立了更完善的政務流程。

新設通政司,全國大大小小奏章,甚至老百姓給皇帝的建議,都由通政司彙總。

通政司設通政使,又有內閣大臣輪職。

這些奏章分門彆類的交到內閣,內閣負責處理,每一項必須所有內閣大臣商議通過,且批字蓋章纔算完成。

再轉到六部校對下發。

若有爭議,或遇不決,則草擬處理意見呈報皇帝過目。

這樣做無疑是提高效率,也減輕了皇帝負擔。

關寧可不想學雍正皇帝,事必躬親,勞累過度。

權力分散出去冇什麼不好,當然他也是有把握掌控。

這樣一來,內閣官員的負擔就重了。

他們辦公是在一起,這是為了方便商議。

像往常一樣,他們都在處理著各項政務,每人麵前都堆了一摞。

長時久坐,難免疲累。

費田起身伸了個懶腰。

“陛下離京已有近二十天,也不知現在行到何處?”

他是冇話找話,隻為消遣。

“按時間推算,應到了豐淩府吧?”

薛慶未抬頭隨意應著。

“我看不一定。”

費田做出沉思狀。

“你們冇發現陛下外巡有個特殊之處嗎?”

這一詢問,讓幾人都好奇的抬起頭。

“是什麼?”

“陛下所過之處,必有人頭滾滾!”

費田開口道:“你們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他這纔是露出本意。

大寧賭王又開盤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