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89章 朕是好戰的皇帝嗎?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89章 朕是好戰的皇帝嗎?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這個賭約期限較長,最開始隻是他們幾箇中樞官員參與,隨即逐漸傳開。

朝廷六部,通政司,都察院,各大衙署,幾大寺卿……越來越多的人蔘與進來!

儼然成為大寧第一大賭約。

因涉及到皇帝陛下,這些官員們很有默契的禁聲不談,一直隱瞞著。

費田就是最大的莊家。

也因此有了大寧賭王的稱號。

他賭的就是陛下能把梁國太子妃陸綺菱收入後宮。

而其他人都是與之相反,認為根本不可能。

是啊,這怎麼可能?

梁國再怎麼也不能把太子妃拱手讓人,更何況陛下也不一定會要……

賭約期限至跟梁國戰爭結束,這方麵冇有疑慮,明眼人都知道梁國跟大寧遲早會有一場大戰,他們並不著急。

有人算過。

若是費田輸了,那麼他這個莊家就會直接破產,賣田賣地賣儘家財都不夠賠付,還要欠上钜額債務。

當然,若是贏了。

那他就是莊家通吃,怕是能一躍成為上京首富!

這話並不誇張。

因涉及到皇帝使得這場賭約設了很高門檻,賭資極大,人員眾多。

若是通吃,還真的能暴富。

“我費田就是大寧賭王,在這方麵認知絕對冇錯,當初陛下去北夷,我就知道能帶回來一位王女,那不就成了嗎?”

“這場豪賭我纔是最終贏家!”

費田心裡想著,忍不住溢於言表。

並不在於贏多少錢,而是眾人皆醉我獨醒帶來的成就感。

“費田,你笑什麼?”

這時關寧注意到費田的神情,此刻就像一個憨批,還是特傻的那種……

“我……”

費田思緒被打斷,忙著應道:“臣想起了好笑的事情。”

“是什麼?”

關寧問道:“是你夫人生孩子了?”

“不,不是。”

費田被這話問的有些懵。

“此次離京,你跟朕一起去,戍邊軍勞苦功高,該去看望看望了。”

他是兵部尚書理應帶著。

“是。”

費田鬆了口氣,差點在陛下麵前失態……

“陛下,年關將近,諸多事宜積壓,另外土地清查也要彙總而出,明年就要在全國實行農莊法,另外還有京察一事……”

公良禹開口道:“您離京是不是……”

他倒不是因為輸了賭約而勸諫,確實是年關諸事繁多。

夏稅征收首次用折色法,第一次采用製度還不完善,問題還不少,現在又開始冬稅征收了。

“農莊法的事情先不要再提,年前把土地丈量的事情做好,也不能逼迫的太緊,要讓他們放鬆警惕……”

農莊法早就議定推行,但阻力很大,關寧也不著急,囫蹌吞棗的做下去最終就是做不成。

要一步一步循序漸進。

土地要丈量清楚做好名錄,基礎一定要打好,這其中還包括完善戶籍製度。

眾人明白陛下的意思了。

高高抬起,輕輕放下。

以為陛下放棄了農莊法,實際是故意麻痹……

“京察也明年開始吧,跟推行農莊法一塊,把推行農莊法放在考覈項裡。”

關寧開口道:“大寧也該為戰爭做準備了,打起仗來什麼最重要的,那就是糧食!”

“從現在就要開始儲備!”

眾人神色凝重了一些。

此次跟魏國鬨翻徹底走向對立,這種矛盾不可調和,距離大戰已不遠矣。

而到時,大寧要麵臨的就是魏梁二國的同時攻戰,這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朕此次出京去往邊境,本意是看望檢驗軍隊,也是去北林行省實地看看。”

關寧看向了薛慶。

“戶部準備一批豬肉還有酒朕要一併帶過去,再令商務署召集一批商人,他們不是有疑慮嗎?”

“朕親自帶他們去。”

“是!”

見得關寧已經做了決定,其他人便不再說什麼。

在這深宮大院待久了確實有些待不住,正好藉著臨近年關去看看軍隊……

議事結束。

幾位大佬出了垂拱殿,費田忙著道:“諸位大人且慢一步,爾等是不是忘了什麼。”

“今日冇有帶錢,明日給你。”

“給你。”

薛慶摸出十個銀元。

這是打賭輸的。

“好,好。”

費田很自然的接了過來,吹了口氣,又放在耳邊聽了個響,得意至極。

他是莊家通吃了。

“我說費大人,咱能不能稍微收斂收斂?”

**星冇好氣的道:“剛纔在陛下麵前差點失態,要是讓陛下知道了,咱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是啊。”

公良禹也鄭重道:“打賭的事情一定要保密。”

他們可是借陛下打賭,這可不是一般的賭。

“放心吧。”

費田開口道:“前天花星河來找我了,他也參與了賭約,賭注一百兩!”

眾人神色驚疑。

“竟然連花星河也參與了?”

“還下了一百兩的賭注?”

“這……”

不過他們立即放鬆了一些。

花星河是錦衣衛指揮使,是陛下近臣,他們曾經都擔心花星河會暗中告密,現在不用擔心了。

連其本人都參與進來。

鬆永年冷哼一聲。

“賭約越來越大,到時看你如何收場。”

“鬆大人是擔心我付不起賭資?”

費田淡淡道:“根本無須擔心,因為我不會輸!”

他甩了甩衣袍,帶著傲然之色獨自離開。

陛下說過。

真理隻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到時等著收錢即可。

這隻是個小插曲,第二天舉行朝議,關寧便直接宣佈了他要去邊境慰問軍隊。

結果引起了一片嘩然,還有連帶的恐慌。

“陛下,不會又要打仗吧?”

有朝臣都顧不得尊稱禮節直接詢問。

陛下在這方麵是有前科的。

上次說的是去北方,結果是去蠻荒打仗了。

這次要去邊境,怕不是又要打仗。

最大的可能是跟魏國。

畢竟大寧現在嚴打魏商,邊境完全封閉,這可都是開戰的前兆。

“陛下,臣以為應當與民生息,不可窮兵黷武,常啟戰爭!”

都察院鄭禦史直接站了出來。

“臣附議,還請陛下與民生息!”

隨即諸多朝臣站了出來。

新朝建立到現在已有七年,可已經打過兩次打仗,還有一次是前年引蠻族軍隊威懾梁國,差點打起來!

這就太頻繁了。

戰爭會拖延發展,短期內實在不能打了。

這般諫言讓關寧很無語。

朕是好戰的皇帝嗎?

……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