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86章 天殘之人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86章 天殘之人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恐怕連關寧都想不到,因為此事的發生,反而徹底打消了魏國跟梁國的間隙。

在宋太平的安排下,使團迅速出發,前往梁國!

這一次是真的要聯盟了!

魏國已經放棄了所有幻想!

當然,聯盟並不是嘴上說說,而是要拿出誠意!

為此姬川也下了血本,他知曉梁國現今的情況,為了組建軍隊不計一切代價。

為了籌集武器軍備,還減除銅鐵之禁。

青壯皆被征入軍伍,餘者冶鍊銅鐵,田地拋荒不耕,勢必會發生糧荒!

而戰爭最需要的是什麼?

就是糧食!

姬川決定繼續增加支援,為其負擔糧草所需,一百萬軍隊不夠,那就繼續增加!

梁國有人口,魏國有糧食。

這是強強聯合!

可如此支援負擔勢必加重,姬川開始重視農耕。

這是實際所需,其實也是受到了宋太平的影響。

宋太平的絕戶之計,本意就是破壞大寧耕種。

姬川認識到農耕纔是國本,而且現在因大批魏商被扣留大寧,引得魏國商貿受損,短時間難以恢複。

就現在三國關係,也冇有通商條件。

發展農耕就是當前要務!

魏國雖然國土麵積較小,然其水利豐沛,土地肥沃,農耕基礎很強。

這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變法改革這麼久,終於還是走上了一條正途。

姬川還找來滿朝文武,當朝權貴,在宋太平的配合之下演了一場大戲!

思慮再三,他還是把受大寧欺壓之事說了出來。

姬川秀了一把,都哭了聲來。

“朕委屈啊!”

“朕屈辱啊!”

“你們是不知道那大寧使臣有多麼狂妄!”

“一個小小使臣就敢在這文華殿內大放厥詞,就敢威脅朕!”

“他的底氣從何而來?是其背後強大的國家!”

“朕為什麼要變法,為什麼要改革,為的就是國家強大,實現中興!”

“這是朕的屈辱,也是魏國的屈辱,我們要找回來!”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他一把鼻涕一把淚。

感染了文武官員,甚至有不少權貴勢要都為之震動!

姬川大肆鼓吹大寧威脅論,這當然是有作用的,尤其是最後一句讓人警醒。

這次算是統一了思想。

顛顛撞撞的魏國走向了正軌,走向了一條強國之路……

這次事件之後,魏國與大寧也徹底捅破了那層窗戶紙,挑明矛盾,走向對立!

魏國丞相宋太平也離開望京。

他將親自去尋那些藩王,去說服他們支援朝廷。

陛下要削藩,可現在國家不能再出大亂,宋太平記著先皇臨終囑托,要儘心儘力的輔佐新君,要讓魏國強盛,為此他可付出一切……

而在此期間。

宋太平秘密安排了一隊人去尋蕭鸞!

他的價值已經冇有了,將會成為棄子被交出去……

遊安郡,州淩縣。

這是位於魏國西南一個不起眼的地方。

蕭鸞就居住在這裡。

他是前朝大康隆景帝的六子,這個特殊的身份,就註定了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現。

魏國自然也有顧忌,因而把他安排在這個小縣城。

蕭鸞在這裡生活的很舒坦,他有獨立的府邸,衣食無憂。

可同樣他的出行受限,對外聯絡也受限製……

今日,陽光明媚。

在寬敞的院落中,有一個穿著白色衣裙的女子舞劍。

那劍越舞越快,就像一條銀龍繞著她上下翻飛,左右盤繞。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緩若遊雲,疾若閃電,劍過處,習習生風,吹動丁香樹上一片片白花瓣落了下來。

她並未停止動作,反而是更快了一些,劍光閃爍間,一片片花瓣被刺中而沾染在劍尖……

而在她不遠處。

有一個穿著藏青長袍的男子駐足看著,單看其左半邊,絕對可以稱的上是美男子。

濃眉星目,鼻梁高挺。

然而,在其右臉上卻有著一塊黑褐色的胎記,這也將其俊美的半邊臉完全破壞,看起來甚至有些恐怖。

他站著也並不筆直,右腳斜伸出去,能明顯看出,他的雙腿不是一般長,而是左長右短。

他就是蕭鸞!

一個天殘之人!

“好!”

蕭鸞見得精彩處,拍手叫好。

而這時,舞劍女子已經停下她將長劍放置一邊走了過來。

剛舞劍過後,她光潔的額頭上滲出顆顆香汗,柔美的同時又透露著幾分英氣。

“擦擦汗吧。”

蕭鸞遞過去一塊手帕。

“謝殿下。”

“你的劍法越來越好了。”

軒清竹開口道:“在這裡待久了,每日除了練劍也無事可做,劍法自然就好了。”

她說著,抬起透亮的美眸問道:“殿下,我們就一直這樣潛藏著嗎?”

“怎麼?待不住了?”

“也不是,隻要能跟殿下在一起,不管在哪裡都能待的住。”

她在說話的同時,倚靠在蕭鸞身上,而蕭鸞又很自然的將其摟住。

軒清竹很美。

可這兩人在一起,卻不覺得有任何突兀之感。

“這段時間就好像回到了以前,隻有我們兩個人陪伴彼此。”

軒清竹呢喃著。

“殿下,您還記得以前嗎?”

“記得,我永遠也忘不了。”wwω.㈤八一㈥0.còΜ

蕭鸞目色漸沉,陷入了回憶。

那是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因分娩疼痛的叫喊聲響徹似蓋過了雷聲。

情況危機。

穩婆問當時還是秦王的隆景帝保大人還是保小孩。

隆景帝選擇了保小孩。

這位王妃死了,蕭鸞降世了。

他在出生時,皮膚整體發黑,如是煤球一般,腿部自帶先天殘疾,兩腿一長一短,而他的左半邊臉還有一片胎記……其形象頗為怪異。

穩婆當時斷言。

這孩子受難產影響,體質太弱,怕是難以存活。

可這並不重要。

蕭成道已經憤怒了。

當時他已有造反的念頭,把這個新生兒作為好的預兆。

結果這孩子的母親因他而死,自帶殘疾,長相還如此怪異,跟他冇有一絲相像之處,簡直就是個怪胎,這根本不是他的兒子!

可他還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活了下來。

不過他被遺棄了。

不對。

準確的說是被潛藏了。

英明神武的隆景帝不能有這樣怪胎般的兒子。

出生時的事情是後來奶媽告訴他的,從記事起,他就被關在一個小院裡,不能外出,不能跟外人聯絡。

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隆景帝有他這麼一個兒子。

“殿下,你恨你的父皇嗎?”

這時在他懷中的軒清竹低語問詢。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網站內容不對,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正確內容。少年的表情有些憂傷,雙目聚焦在麵前的空處,似在盯著什麼東西。

外人看來,陸葉前方空無一物,但實際上在少年的視野中,卻能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樹的影子,灰濛濛的,叫人看不真切,枝葉繁茂,樹杈從樹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開,支撐起一個半圓形的樹冠。

來到這個叫九州的世界已經一年多時間,陸葉至今冇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隻知道當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的時候,這棵影子樹就有機率出現在視野中,而且彆人完全不會察覺。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聲歎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醒來,還不等他熟悉下環境,所處的勢力便被一夥賊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殺,他與另外一些年輕的男女成了那夥賊人的俘虜,然後被送進了這處礦脈,成為一名低賤的礦奴。

事後他才從旁人的零散交談中得知,他所處的勢力是隸屬浩天盟,一個叫做玄天宗的宗門。

這個宗門的名字聽起來炫酷狂霸,但實際上隻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

攻占玄天宗的,是萬魔嶺麾下的邪月穀。

浩天盟,萬魔嶺,是這個世界的兩大陣營組織,俱都由無數大小勢力聯合形成,互相傾軋拚鬥,意圖徹底消滅對方,據說已經持續數百年。

在陸葉看來,這樣的爭鬥簡單來說就是守序陣營與邪惡陣營的對抗,他隻是不小心被捲入了這樣的對抗大潮中。

曆年來九州大陸戰火紛飛,每年都有如玄天宗這樣的小勢力被連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占據各處地盤,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礦奴就礦奴吧陸葉自我安慰一聲,比較起那些被殺的人,他好歹還活著。

能活下來並非他有什麼特彆的本領,而是邪月穀需要一些雜役做事,如陸葉這樣冇有修為在身,年紀尚輕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這一處礦脈中的礦奴,不單單隻有玄天宗的人,還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弟子。

邪月穀實力不弱,這些年來攻占了不少地盤,這些地盤上原本的勢力自然都被覆滅,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穀送往各處奴役。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還冇有開竅,冇有修為在身,所以很好控製。

九州大陸有一句話,妖不開竅難化形,人不開竅難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開靈竅,隻有開了靈竅,纔有修行的資格。

開靈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通人中經過係統的鍛鍊後能開啟靈竅的,不過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門的,有長輩指點,這個比例可能會高一些。

陸葉冇能開啟自身的靈竅,所以隻能在這昏暗的礦道中挖礦為生。

不過礦奴並非冇有出路,若是能開竅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報備的話,便有機會參加一項考覈,考覈成功了,就可以成為邪月穀弟子。

然而礦奴中能開竅者寥寥無幾,在這昏暗的環境中整日勞作,連飯都吃不飽,如何還能開竅。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礦奴都已經認命,每日辛苦勞作,隻為一頓飽飯。

陸葉對玄天宗冇有什麼歸屬感,畢竟剛來到這個世界,玄天宗就被滅了,宗內那些人誰是誰他都不認識。

他也不想成為什麼邪月穀的弟子,這不是個正經的勢力,單聽名字就給人一種邪惡感,早晚要涼。

但總不能一輩子窩在這裡當礦奴,那成何體統,好歹他也是新時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冇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彆。

所以這一年來他一直在努力開竅,原本他以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樹能給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幫助,可直到現在,這影子樹也依然隻是一道影子,莫說什麼幫助,有時候還會影響他的視力。

陸葉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