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66章 洗地大師鬆永年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66章 洗地大師鬆永年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老百姓因認識不足不知奢香的危害這很正常,關寧完全理解,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他們為濟世堂打抱不平也屬正常,畢竟之前濟世堂的聲名太大。

但相信隻要冠以前朝餘孽的罪行,這種情況就能夠轉變。

他們不解,是因為不知。

那就要他們明白。

關寧開口道:“所有案情都要詳細通稟,要詳細明瞭。”

“要讓老百姓知道魏商的不懷好意!”

“要讓老百姓知道濟世堂的居心叵測!”

關寧看向了鬆永年。

“鬆大人,這方麵您要下點功夫。”

“明白。”

鬆永年沉聲應著,倒是相當的自覺。

禮部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並非掌嘉禮管學務等事宜,而是為陛下洗地的。

新朝建立前後,禮部尚書換了好幾位,隻有鬆永年坐穩了,且無可撼動。

這些年他實際上做的就隻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為陛下洗地!

也就是對負麵事件進行美化,也不一定是負麵事件,隻要是對陛下不好的不利的,他通通洗地。

尤其是有了大寧官報之後,禮部更方便洗地了。

圍繞在陛下身上最大的汙點自然是造反。

這本來冇的洗。

可鬆永年依舊不遺餘力。

陛下不是造反,是挽救大康子民,是救民於水火,是昏君迫害忠良。

這也罷了。

可現在國號都改了,這也算是徹底摒棄大康了。

沒關係,這也能洗。

新朝新氣象,大康是腐朽的,而大寧是輝煌的。

大寧官報每日必有關於此類報道,且不可或缺。

鬆永年把隆景帝的陳年舊事都翻了出來。

你自己就是藩王造反,那彆人造你的反有什麼不對。

什麼迫害忠良,什麼問道長生,什麼親信佞臣……

元武七年了,該說的早就說完了,沒關係再來一遍。

反正就一條。

陛下就是明君,做什麼都是對的,都是應該的。

他培養了大批專業講讀人,組成龐大的洗地大隊。

不止是在上京,還派去各州府縣,到全國宣講陛下的豐功偉績和仁慈愛民。

這樣潛移默化下來,作用巨大,老百姓提及前朝就痛恨不已,對關寧也越發愛戴。

鬆永年也是前朝老朝,是他甘當舔狗嗎?

自然不是。

是鬆永年真的發自內心的認為陛下就是明君!

無論是大康還是大寧。

人還是那些人。

他看著老百姓一天天富足,國家一天天強大,麵對蠻族也能取得勝利,還能逼迫大梁求和割地賠款,能對魏國武力震懾……

他相信還不止於此,或許陛下還能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能夠滅梁魏,一統大陸!

這些都來之不易。

他能做的隻是為陛下保駕護航。

讓陛下心無旁騖。

至於什麼濟世堂,不提他本身就做了惡事,就算冇做,他也有把握讓其從受人尊敬而變為人人喊打。

老百姓是善良的,同樣也是愚昧的。

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本就冇有標準界限。

關鍵在於引導風向,鬆永年有很大把握。

“有勞鬆大人了。”

關寧很慶幸,自己遇到了一些良臣。

這就是大浪淘沙。

一次次的淘汰,終究能換到可用之人。

鬆永年就是這樣。

派係爭端當然有的,但並冇有那麼嚴重。

常說帝王之道在於平衡。

簡而言之,就是不能讓一人獨大,要平衡各方,甚至促使他們鬥起來……

隆景帝就深諳此道。

可最終結果又是什麼?

如果這就是帝王之道,那他寧願不認!

把大量的精力浪費在內耗上,這是對資源的極大浪費!

帝王之道就是王道。

應是胸懷若穀,海納百川。

應是星辰大海!

而不是拘泥於眼前視界。

一個皇帝,整天想著跟臣子爭權奪利,那他也不會有什麼大出息,更不會有什麼大成就……

“就按朕剛纔說的辦吧,加大力度,在全國範圍內肅清魏商流毒!”

流毒,這是給定了性。

既然是毒,自要清除,還要清除乾淨。

“商務署要加強引導,讓他們都去北林行省,去蠻荒那邊,賺錢的機會有的是。”

“是。”

“大陸局勢緊張,任何異常背後都有深意,必須要提高警覺。”

關寧看向了韓文圭。

“這是最基本的,希望再有這樣的情況,商務署能獨立應對。”

“是。”

韓文圭抹了把頭上的冷汗。

陛下這是在敲打他了。

“還有蕭鸞,必須要儘快找到,蛤蟆跳腳背,不咬人卻噁心人,朕同樣不希望如濟世堂這種事情再發生。”

“是。”

花星河站直了身子。

濟世堂跟前朝有關係的事情,還是陛下提出。

這差事辦的並不好,也讓他臉上無光,如果真因此而錯過重大線索。

那纔是嚴重失職。

他一定要好好審問。

眾人都知道,“仁醫”蕭鼎怕是有罪受了……

“你們去忙吧,公良禹,薛慶,**星留下,議一議農莊法推行一事。”

這也是當前必須要做的一件大事,也是在做起來會有很大阻力的事情……

其他人離開。

這次廷議,其實是明確了兩件事。

加大對魏商的打擊,不留餘地。

全國範圍內查封濟世堂。

內閣迅速擬文,快馬加鞭通傳各州。

涉及全國,自然要全國處理。

而上京城,就是中心之地。

抓人還未停止,隻要是魏國商人,都逃脫不掉。

幾個衙門都忙瘋了。

錦衣衛衙門人手不足,就連京兆府,大理寺都參與進來。

對抓到的人進行審問。

身份背景,都要審的清清楚楚。

這很重要。

因為關係到他的價值,如果背景深厚,自然會有願意花費重金贖人。

如果隻是獨來獨往的小行商,差不多也就放了,價值不大,冇太大意義。

洪昌商會基本覆滅。

陶力夫已交出一份成員名單,照單抓人,他們人保不住,錢自然也保不住。

不願意交?

沒關係,自然有辦法讓他吐出來……

錦衣衛牢獄。

吱呀,牢門打開了。

癱坐在角落,頭髮雜亂,狼狽不堪的陶力夫抬起了頭。

“我知道的已經全部招了,已經冇什麼可說的,放過我吧。”

他聲音虛弱求饒著。

“你想回魏國嗎?”

進來之人問了一句,讓陶力夫的眼神立即放出神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