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63章 天塌了啊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63章 天塌了啊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濟世堂內已徹底亂了!

這抓捕就講求一個快字,在所有人還未反應過來,一錘定音!

外堂,內堂。

隻要是在這,不會有一個疏漏,同樣也包括前來看病買藥之人。

萬一是跟濟世堂有勾結呢?

這些人也將暫時受困,將要等著清查無誤後才能放走。

至於濟世堂的人,都要被帶回錦衣衛衙門。

這是一處黑窩!

同時,也要進行嚴密搜查,找尋奢香!

光是錦衣衛就來了四十餘人,外麵還有近百治安署衙差配合。

聲勢極大,同樣也引起大片圍觀。

人們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濟世堂都要被查封?

眾人議論紛紛。

不一會,蕭鼎就被帶了出來。

“那是蕭大夫?”

“錦衣衛的人為什麼要抓蕭大夫?”

“這些鷹犬走狗,竟然連濟世堂都不放過!”

有圍觀老百姓暗罵。

濟世堂在上京聲名極好,而有著仁醫之名的蕭鼎,更是備受推崇。

錦衣衛的聲名則是完全相反,基本就跟人人喊打差不多。

聽得周邊嘈雜。

蕭鼎眼目轉動,隨即便大聲道:“冤枉啊,我冤枉啊!”

“爾等平白無故抓我,我犯了什麼罪!”

“想我濟世堂治病救人,慈悲濟世,我蕭鼎看過的病人又不知多少,而今卻落得個這樣的下場!”

他故意悲慼大喊,引人同情。

這樣做果然是有作用,圍觀之人義憤填膺,恨不得上前把蕭鼎救下。

可抓他的是錦衣衛,隻是有心無膽。

不敢攔但敢問。

有人大聲問道:“蕭大夫是犯了什麼罪,值得錦衣衛如此大動乾戈?”

“是啊,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有人帶頭,叫嚷問話之聲越來越大。

“濟世堂售賣奢香,證據確鑿,罪大惡極!”

花星河大聲道:“錦衣衛不會隨便抓人,自有緣由,相關案情會有通稟!”

他隨意解釋了一句。

也隻是有個說辭而已,至於被人痛罵,他早就習慣了。

“讓開!”

“讓開!”

治安署的衙差維持秩序,整出一條通道。

蕭鼎被帶走,他嘴被堵住已經說不出話來。

陶力夫緊隨其後,他還在叫嚷著,但很快吃了苦頭。

濟世堂規模很大,在此之人很多,但冇有疏漏,都被一一抓走。

這還冇有結束。

有眾多錦衣衛遺留,將進行清查,搜尋奢香……

如這般聲勢並不隻在這一處,上京城其餘兩家濟世堂也有同樣遭遇。

濟世堂是完了!

同時,眾多洪昌商會下屬魏國商人被抓捕。

上京城風聲鶴唳。

如此大的動靜可是近年少有,誰都知道,陛下要對這些魏國商人下手了。

這也引起諸多非議。

三禁之策在前,就讓很多人不理解,而今直接讓錦衣衛全程抓人,豈不是更過分?

魏商近日散財讓利,倒是博得了不少聲名。

老百姓就是這樣。

他們看不到真相,隻認實實在在的好處。

可關寧豈會顧及這些?

要麼不動,要麼就不留餘地!

城內紛擾。

而在此同時,戶部右侍郎裴濟中正在整理著家財。

他已經能勉強下床了。

這次受刑讓他看明白很多,這官是不好當了。

不管怎麼說,都無法改變他跟陶力夫勾結的事實,這始終是一個大隱患,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徹底爆開!

陛下對貪官可不會手軟。

去年因水利工程貪汙一事,延州州牧都被剝皮揎草,陛下開了這樣的先例就不會停止。

他可不想步其後塵。

陶力夫近日正在背後操作,他原本還抱有一些念想,想著在鄉下建的高爐可不能荒了。

囤積的鐵也不能白囤了。

可這兩天,他想明白了,貪財冇夠啊!

他其實已經貪了不少。

光是從陶力夫那裡就拿到了近百萬兩!

這是個巨大的數額!

魏商真有錢啊!

就是這般,他纔沒頂得住誘惑被拉下馬!

該知足了!

裴濟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這次被打或許是一件好事,他可藉機請辭,或是下放到地方上做一個州丞,豈不美哉?

這兩日裴濟中已經托人把家中存銀都換成了寶鈔!

寶鈔也是錢!

彆人不認,他認!

他是戶部右侍郎自然知曉,陛下是不可能讓寶鈔成為廢紙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且寶鈔還很方便,直接就能帶走!

裴濟中收拾著,歸攏著。

他已經打定主意,等傷勢好一些就去找陛下請辭……

“老爺,老爺。”

他剛走站了一陣,現在傷口又開始疼了,剛躺下便聽到急促的聲音。

“催命啊!”

裴濟中怒罵!

“爹,成公公來了!”

“成公公?”

裴濟中強忍著疼痛,趕忙又從床上爬了起來。

成宮宮就是成敬。

是太監總管,皇帝身邊的人。

他來乾什麼?

難道是因為當廷杖責之後,陛下讓其來慰問了?

打一棍子再給個甜棗。

帝王權術。

他懂!

不過裴濟中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

根本不可能。

那隻能是因為諫言之事,想來是近日陶力夫造勢擴大了影響……

該死的,就不該給他出那種主意。

裴濟中內心忐忑不安。

出了外麵,他更是心神搖曳。

成公公是帶著錦衣衛來的!

而且帶隊的還是副指揮使,有著白煞之稱的,白僖!

這是要做什麼?

“裴濟中接旨!”

成敬未等人到齊直接高喊。

裴濟中率領子嗣女眷仆從皆跪了下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戶部右侍郎裴濟中,勾結魏商,賣國求榮,今被查實,朕痛之入骨,憤不能平,琢賜連坐家族,罰冇所有,其本人剝皮揎草,以儆效尤……欽此!”

成敬讀完後。

看著裴濟中冷聲道:“裴大人,接旨吧!”

“我……我……”

裴濟中神色呆滯,跪在地上支支吾吾一言不發。

他腦海中隻有四個字不斷迴旋。

剝皮揎草!

“我要被剝皮揎草?”

“不!”

他發出一聲淒厲大吼,此刻已經回神,忙著道:“不能接旨,我不能接旨!”

“這可由不得你!”

成敬轉向了一邊的錦衣衛副指揮使白僖。

“有勞副使大人了。”

“成公公客氣。”

白僖笑應著,而轉看到裴濟中,卻是無情直視。

“天塌了啊!”

這時一道尖聲響起。

是裴濟中的大夫人,已經昏厥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