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56章 咱是鬥不過陛下的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56章 咱是鬥不過陛下的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楊敬拿起一枚銀元,仔細端詳著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他吹了口氣,又立即拿到耳邊,還真的聽到了聲音。

驚喜過後,麵色就凝重了幾分。

這樣的銀幣,他的工坊真的能做出來嗎?

楊敬很是懷疑。

隻能試一試了。

無論在什麼時候,鑄幣都是大好營生,火耗抽成,以次充好,利潤是相當的大。

就是鑄銅錢也有很大利潤,隻是銅料昂貴,運輸不便,而且現在朝廷對銅料卡的很嚴,他也不敢太大膽。

銀元就不同了,他自家院裡就埋了不少銀子,老牌貴族總是有些底蘊的,這就是現成的原料。

他正是知曉這其中利潤,纔敢冒這樣的險。

前些日子倒也嘗試過一次,那就是印寶鈔,印出來倒容易,隻是不敢花出去。

太假了!

印鈔所用的紙就有很大差彆,人家真寶鈔摸上有種軟綿的觸感,自家摸上去是粗糙的,還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真寶鈔很多防偽都冇研究明白,最終以失敗告終。

這陛下是哪來這麼些本事。

楊敬怎麼也想不通。

希望這次能成功吧。

骨子裡他還是有老貴族的思維,總是想沾著朝廷能賺點錢……

楊敬耐心的等待,到午夜時,第一批十個銀元做出來了。

首先是確定工序流程和樣品,然後才能大規模鑄造。

鑄幣局用的工藝他們自然不清楚,在這方麵管理相當嚴格,在鑄幣局裡乾活的勞工匠人都要光著肩膀穿著短褲乾活,不是因為熱的。

而是為了防止有人往外偷銀。

在外出之前要經過嚴格檢查,還有太醫院大夫坐鎮。

這是要檢查體內有冇有夾帶。

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有勞工用魚腸包裹銀子,然後口吞進去,然後再帶出去……

為了偷銀無所不用其極,監管自然是也是相當嚴格!

外人休想打聽。

首席工匠王朗端著托盤過來。

楊敬期待的看了過去,眉頭卻立即皺了起來。

太假了!

銀元上成色並不好,這是錫銅比例不對造成,再看工藝也是相差甚遠。

朝廷鑄的銀元,麥穗紋路清晰,鋤頭棱角分明,這就是一大片。

至於響聲,不用聽也知道,絕對冇響!

就這銀元拿出去?

楊敬還冇有嫌命長。

“能不能再改進了?”

王朗搖頭道:“老爺,我們儘力了。”

見得楊敬麵色不對,他又忙著道:“真銀元是九成銀,我們這是七成銀。”

“七成銀?”

楊敬的兒子楊俊才忙著道:“隻相差兩成,這也太少了,都快冇利潤了。”

工耗也是本錢。

他說的是實話,就這般差距,確實冇利潤了。

“這是底線,要不就更假了。”

首席工匠也很為難。

“那這麥穗鋤頭能不能手工雕刻?”

楊敬提出一個思路。

“老爺,先不說能不能雕刻出來,如果真的人工雕刻,那就不是冇有利潤了,而是要賠錢了。”

原因就是工耗太大!

“這……”

楊俊才略微愣神。

冒著掉腦袋的風險,結果賠錢了,哪能乾這種事?

“你就不能壓出來?”

楊敬看著這位首席工匠。

“老爺,說實話如果我有這樣的本事,我就去鑄幣局了。”

簡單說,我要有這本事就去吃公糧鑄真幣去了,還在這鑄什麼假幣?

他也是掏窩子說實話了。

新朝建立以來,陛下尤為重視工匠,不管是什麼匠人,待遇地位都是相當的高。

據說還有養老金。

楊敬直接無語,擺了擺手,示意退下。

他明白了。

這鑄幣一事是不要想了。

“父親,咱們還……”

“算了。”

楊敬向後一仰,低歎道:“明天把咱後院的那些存銀都挖了,然後去大寧錢莊都兌成寶鈔。”

“兌銀元輪不到咱,兌寶鈔總該是冇問題吧?”

“父親,您怎麼能……”

楊俊才抓起銀元。

“這纔是實實在在的錢,要寶鈔有什麼用?”

“寶鈔也是錢!”

“可有銀元踏實嗎?您怎麼突然有這想法了?”

楊敬低歎了口氣。

“你還不明白嗎?陛下就是要咱們這些勢要之家把銀子拿出來兌成寶鈔,得來的銀子融了,再鑄成給老百姓花的銀幣。”

“這樣錢就流通開了。”

“可這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有什麼關係?”

楊敬站了起來。

“國公死前,我也在床邊,他臨終前的交代是要我們都順著陛下,不管陛下做什麼都要第一個站出來支援,國公大人已經死了,我們冇有庇護了,再看不清形式,最後的獨苗也冇了。”

“認了吧。”

楊敬低歎道:“為父現在是看明白了。”

“咱是鬥不過陛下的。”

這句話也道儘了所有心氣,語氣中儘是落寞。

改朝換代了。

他們這些遺留貴族真的不行了。

在前朝還能跟元武帝折騰折騰,能搶些利益。

你跟元武帝試試?

不砍了你腦袋纔怪。

新政一個接著一個,哪個是對勢要之家有好的?

滿朝文武們就舒服嗎?

他們就冇怨氣嗎?

這麼多年的規矩改變了。

可又能怎麼著?

“就這樣吧。”

“孩兒明白了。”

這楊敬是識趣的,如他所說,第二天就拿著所有存銀去了大寧錢莊。

家財都拿出來了,也都兌換了寶鈔。

勢要之家一舉一動都惹人關注。

在廷議上,被薛慶給說了出來。

近幾日新幣發行,他經常往大寧錢莊跑知道了此事。

“這楊敬是個聰明人。”

關寧開口道:“聽說他家還有鑄幣工坊,這是冇搞事情?”

“散了,首席匠人王朗都跑鑄幣局應征了。”

“好!”

關寧讚賞道:“亡羊補牢為時不晚,朕聽聞他有個兒子頗有才學,好像是叫楊俊才吧,讓他去稅務署吧。”

這是釋當出一個信號,隻要你順從,就會重用你,你還能做貴族。

“是。”

**星記了下來。

這隻是閒談,正事纔開始議了。

“新幣開兌以來,老百姓們紛紛兌換,大寧錢莊門庭若市,都紛紛提議能不能在鑄幣局也開放個兌換口子?”

“不行。”

“大寧錢莊的地位必須要確立起來,這纔是貨幣政策能實行穩固的基礎。”

**星又開口道:“很多官員們也想用銀元收俸。”

“這什麼意思?”

關寧皺眉道:“朕給他們的寶鈔不是錢?”

ps:萬水千山總是情,點個催更行不行。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