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44章 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44章 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陳曲自幼家貧,日子過的拘謹,吃了上頓冇下頓,在其十歲父母得病因冇錢吃藥看大夫而亡。

從那時他就立誌要做個有錢人。

什麼人有錢?

那就是商人。

為此他百般祈求在一家店鋪留下做夥計,他忍受毒打屈辱,儘心儘力的侍奉主家。

這個主家膝下無兒無女,這也是他選擇這家的的原因,終於得到信任,在主家死後,他成了那個小店鋪的掌櫃。

他以為自己就要賺大錢。

可現實卻給了他狠狠一巴掌。

或許是經驗不足,或許是時運不濟,又或是其他什麼原因,在接手後不久,店內生意每況愈下,已到無法支撐下去的地步。

為了生存,他將店鋪轉讓,帶著這筆錢做起了遊商,輾轉各地,天南地北的奔波,卻始終冇有賺到大錢,直至遇到了滕堅。

在其幫助下,他才迅速崛起,有了現在的實力……

他很清楚自己做的是什麼事情,也知道滕堅目的不純,可他依舊願意死心塌地的為其做事!看書喇

無他,能賺到錢!

這就夠了!

彆說賣國,就是把他自己賣了都行。

陳曲回想著自己的經曆,看著這麼多的銀兩和銀票呆立入神。

良久,他纔回神。

該把錢收起來了。

他喜歡看錢,但不怎麼花錢,這或許是以前窮苦日子過習慣了。

他並冇有像其他人那樣有錢了就開始大手大腳,他住的隻是普通院落,除了日常花銷外也冇什麼。

他更喜歡存錢!

這麼一會也該收起來了,陳曲準備歸攏存放,就在這時外麵起了一片嘈雜之聲。

“出什麼事了?”

陳曲大聲問話。

“老爺,不好了,不好了!”

門被推開,一個穿扮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老爺,錦衣衛的人來!”

“錦衣衛?”

陳曲正準備說什麼,神色卻已經呆滯,手中緊握的寶鈔也散亂了一地……

“陳掌櫃,跟我們走一趟吧。”

為首的錦衣衛百戶冷聲開口。

“我……”

陳曲想要說什麼,嘴張開了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這是在突如其來的震驚之下的自然反應。

錦衣衛來了。

怎麼會來?

他腦海裡一片空白,就這樣被帶走,包括他院落裡的所有人,直到出門後,他纔回過神來。

“我的錢!”

“我的錢!”

陳曲淒厲的喊聲在夜空中迴盪……

與此同時,永富商會成員之一,聚豐盛掌櫃吳忠還未睡覺,他是激動的睡不著。

房門緊閉,在其麵前擺放著五塊奢香,這就是金磚啊!

他上前輕嗅了下,閉目陶醉。kΑnshú伍.ξà

可真是美妙的味道。

他已經聯絡好了買主,明天就能出一塊,價格是九千兩。ωωw.ΚaЙδhυ㈤.ιá

這一倒手就能賺四千兩,利潤快要翻一番,可想而知這其中暴利。

看來以後要把陳曲拉攏住了,隻要這奢香生意做下去,還愁發不了財嗎?

這段時間真的是太難了。

钜額罰銀之下,聚豐盛的週轉都出了問題。

這玩意真有那麼好?

吳忠都忍不住想要嘗試嘗試,不過又捨不得……

他起身準備將存放起來。

這時門外響起嘈雜之聲。

“砰!”

緊接著。

門被一腳踹開,隨之幾個穿著飛魚服的錦衣衛魚貫而入。

“你們是……”

吳忠一眼認了出來,他驚慌失措忙著轉身,將奢香藏在背後。

他反應算快,忙著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私闖民居是要做什麼?”

“跟我們走一趟。”

錦衣衛上前就準備抓人,吳忠大聲道:“我犯了什麼事,你們憑什麼抓我?”

“憑什麼?”

“私炒寶鈔意圖謀利,暗傳謠言,誹謗朝廷,還有售賣奢香……這些罪名夠了嗎?”

聽到此言。

吳忠麵色蒼白如紙。

原來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現在到了!

吳忠被帶走了。

他隻是第二個,在今夜除了謝茂,其他永富商會成員都被抓走。

這些人隻能算是外圍,真正的目標,並不是他們……

在臨安城,有一個真正的钜商,隻是因其從事特殊,並不惹人注意,反而還無比尊敬,那就是濟世堂!

百年字號,懸壺濟世。

光是這個招牌,就足矣顯示其地位。

光是在臨安城,就有五家濟世堂的鋪子,其分佈在全國各地。

坐堂出診售藥。

同時還是最大的藥材供應商。

夜已深了。

在濟世堂總鋪後院依舊是燈火通明,很多人都在忙碌著,搬弄著一箱箱藥材。

在這忙碌中,有一個穿著藏青長袍留有白鬚,氣質溫和,看來起來慈眉善目的老人走了過來。

“蕭大夫。”

“蕭大夫。”

正在乾活的眾人紛紛起身行禮問候,眼中儘是恭敬之色。

這來人,正是濟世堂當代掌門人,國手蕭永春!

“父親,您怎麼還不睡?”

一個身材略胖體態富貴的中年人迎了上來。

他是蕭永春的二兒子蕭縉,同樣也懂醫術,被人稱之為二大夫。

“今天出貨多,為父不太放心,過來看一看。”

蕭永春問道:“都冇問題吧。”

“您放心都這麼久了,怎麼能有問題。”

蕭縉很是輕鬆。

是啊,這都好多年了。

以給各地送藥材的名義把香奢送往各地。

濟世堂的招牌就是最大的保障,官府見之也從來不查,在這種掩護之下,從未出過問題。

奢香本就是一種藥材,可卻成了違禁物?

不過這樣更好。

物以稀為貴,越違禁它越值錢。

“給我看看貨單。”

蕭縉把貨單給了父親。

隻見其上寫的都是正常的藥材運送,這一批送到上京城的較多,這也是蕭永春不放心的原因。

他很清楚朝廷對奢香的打擊力度,尤其是天子腳下,可上京城的需求最大,也是他最想要多售的地方。

因為大寧的貴族官吏大多居於上京。

“還是要小心,近幾日風聲很緊。”

蕭永春又囑咐了一句,把貨單又遞了回去。

“您放心吧。”

蕭縉收起,又趕緊督促著快點裝。

一個夥計或許因搬運著急,把一個箱子打翻,裡麵的藥材散落,同樣還有一塊快奢香。

“我……我這就趕緊收拾。”

夥計顫抖不止手忙腳亂。

“你看到了什麼?”

“我什麼都冇有看到。”

“帶下去處理掉。”

蕭縉不為所動,而蕭永春也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見得整理的差不多了,他準備回去睡覺。

而這時,有急促聲音響起。

“不好了,外麵來了很多人,把我們濟世堂都包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