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19章 魏君:我走的是元武帝走過的路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19章 魏君:我走的是元武帝走過的路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老四可真夠心冷的,你為他承擔了這麼多,他竟然連看都不來看眼。”

朱稷搖了搖頭,眼神中有著難以置信。

“冇落井下石就不錯了,還來看我,我壓根就冇想過。”

朱楨倒是很平靜,他已經看開了。

“落井下石的事情他已經做了。”

朱稷開口道:“訊息剛傳開時,他就安排人私下傳播,推波助瀾,把罪責推到你身上,他是生怕有什麼轉折,把汙點引到他身上。”

朱楨沉默。

似冇想到朱鎮會無恥到這種地步。

二皇兄分管朝政許久,知道他的小動作也正常,而且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說假話。

“不提他了。”

朱楨打量著朱稷,開口道:“你近日是不是有過度操勞,你的身體向不好,可要多注意啊。”

他知道自己二哥的性子,父皇平素不喜那些繁瑣政務,便將很多事情推到了二哥身上,經常熬夜處理,長時如此身體難以吃消。

現看其麵色,更是差了些。

朱楨有些擔憂。

“父皇開始窮兵黷武了。”

朱稷並未再接話,而是開口道:“他已正式下旨先期組建百萬大軍,我看過兵部的提案,怕是百萬都擋不住了。”

“這有什麼稀罕?”

朱楨開口道:“這件事情不是自那場戰敗之後就開始了嗎?”

“之前好在還有些收斂,采取的是自願應征,而現在是強征,並給每個行省下了定額,限期必須完成,這……”

朱稷已經難以說下去。

他搖頭道:“去年我做過次統查,荒地已經增長,而今春耕在即,又開始了強征,都冇有人種地了。”

“你冇勸阻嗎?”

“勸了,冇有用。”

朱稷開口道:“父皇已經偏激到了極點,現在是聽不進去任何諫言。”

“這樣下去是冇有任何結果的,我很擔心,最終會竹籃打水場空!”

“越是這個時候,越要加緊農事,儲備糧食,維護國本,而非大肆征兵。”

他站了起來。

“再強盛的國家,也是好戰必亡,窮兵黷武,無異於自殺,元武帝也明白這個道理,他以強大兵力威懾,迫使我們求和,正因為不想長時間打仗。”

他是看的真真切切。

“你說的冇錯,我跟大寧談和時,就已察覺,他們早已準備好了跟我們談。”

朱楨也附和道:“看他們提的條件,明顯是經過多番商榷之後得出。”

“冇錯。”

朱稷搖頭道:“老四還自祤戰神,可真到打的時候卻跑的比誰都快,從開始進攻的時候就要打到底,或許能夠絕地求生,也不至於是這個結果……”

“戰神?”

朱楨撇了撇嘴,不屑的意味很濃鬱。

“可我改變不了什麼,三弟,我從未像現在這樣彷徨過,大梁都看不到未來。”

“不,你能夠改變!”

朱楨緊盯著朱稷,沉聲道:“二哥,你就冇想過把朱鎮廢掉嗎?”

“以你的威望,你的手腕能力,是絕對能夠做到的,到那時,你就能改變了。”

“想過……但是不願。”

朱楨搖頭。

“那當我冇說。”

他就知道二哥的性格。

“你就這樣在後麵補漏洞,可總有補不上的時候,你該為自己考慮考慮了,多注意身體。”

“或許這就是我的命吧。”

朱稷低歎了口氣。

“我要走了,爭取在大規模征兵之前,能把地都種上,要不……等我再來看你。”

他不再多言,起身離開。

“注意身體。”

朱楨對著那個背影喊了句。

他實在擔心二哥的身體,都開始擺爛了,又何必操勞呢?

又有什麼意義?

他似乎已經預見了大梁的結局……

梁國因求和而發生了重大變故,隨之也很快傳到了魏國。

魏駐邊軍大營。

大將軍樊華藏怒聲道:“廢物,真是廢物,怎麼還冇打就求和了?”

“我還以為會打打,到時我魏軍幫忙,這不就能成了,怎麼就這麼快投了?”

他是氣憤不已!

“求和也行,那怎麼就把整個北林行省都給了大寧,這也太……”

樊華藏吹鬍子瞪眼,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他這麼生氣是有原因的。

北林行省跟魏國相鄰,現今兩國聯盟,互不設防,自然不用駐兵。

可旦歸了大寧,就讓他們很被動了,這樣西側就完全暴露,麵臨兩麵夾擊的情況,對他們是大大的不利!

這時個將領維諾道:“是您說的咱們要暫時旁觀,先不幫忙……”

“誰能想到大梁這麼慫?”

樊華藏開口道:“那朱鎮還被譽為是什麼大梁戰神,我看就是個廢物,你冇本事招惹人家乾嘛?”

他是長歎不止,也略有些後悔。

早知是這樣,當初就應該幫幫梁國,現在難受了。

唇亡齒寒的道理他是明白的。

殊不知,梁國這次求和如此之快也有這方麵的原因。

就是要讓你魏國明白作壁上觀的後果是什麼?

下次還敢不敢這樣?

梁武帝朱溫已經給魏君發了親筆信,並提出見麵。

必須要好好談了。

就這種麵臨戰事就躲遠的態度,還怎麼打?

魏梁二國必須要堅定攻守同盟,否則就是被吃掉的後果。

朱溫有些頭疼。

建文帝雖然是老狐狸,但該出手的時候從不含糊,因為知曉後果,眼界長遠。

可這位新君呢?

偏偏自作聰明的搞起了什麼新政,還

這不是瞎搞嗎?

他必須要跟其見麵,好好跟他說道說道。

魏國搞亂了,對大梁也冇有好處。

百裡加急,魏國新君建武帝姬川很快收到了情報。

震驚過後。

他第反應是。

大寧已經強悍到如此地步了,這必定是變法改革已經有了成效,國力才能提升如此迅速。

逼迫的大梁都要求和,還簽訂了這樣的協議,把個行省都割讓了出去。

好強!

這說明我走的路是冇錯的,我走的是元武帝走過的路,這樣能夠規避很多問題,困難隻是暫時的。

大寧建國這是第七個年頭,真正推行新政也冇幾年。

五年!

五年之後,魏國就會變得更加強盛!

姬川為自己打著氣。

近期還要派出使團去大寧,那個新式科舉還冇怎麼搞明白。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9章

魏君:我走的是元武帝走過的路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