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1章 隻要我還有一口氣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1章 隻要我還有一口氣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4 15:46:38 來源:lnjwnykj

-

[]

薛懷仁親自發聲,顯然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這也說明他真的是承受到了很大的輿論壓力!

也是透露出一個資訊,這件事跟他沒關係,至少跟薛家冇有關係。

可真的是這樣嗎?

人的思想慣性可不會這樣認為,這也為薛家帶來了一些汙名。

又過了兩天,關於此事的議論變淡了一些,是被一件事情轉移焦點,因為今天是薛建中行刑的日子!

按照正常的流程,犯此等大案者應當遊街示眾,於午門斬首行刑。

但因其身份特殊,遊街示眾免除,斬首也改為了絞刑,這樣可以保留全屍。

事實上,做出如此大案牽連家人也是常有。

但因為是薛家人,因為薛懷仁大義滅親,不但全身而退,還贏得美名。

這場行刑註定會受到關注。

依舊采取公開行刑,但不會像其他罪首那般讓人近距離觀看,還是有很大的限製……

按照事先議定,監斬的主官就是關寧,一來這案子是他查出來的,二來監斬這個主官真的是冇人願意做。

誰都知道,下令行刑的主官必然是得罪薛家,而且是很徹底的那種,因而這個差事就落在了關寧的身上。

也隻有這位頭鐵,根本冇有顧及。

可誰都知道關寧遭遇到了刺殺,據親自前去看望過的盧家少爺說,連下床都很困難,這還怎麼監刑?

那是不是行刑要推遲了?

城民們議論紛紛,或許這也是薛家報複的主要原因。

行刑地位於上京城中心處的一個街口,這裡已經搭建好了絞刑台。

眾多衙差戒嚴,阻攔著蜂蛹圍觀的民眾。

“到底行刑不行刑,這都什麼時候了?”

“是啊。”

“不過看這陣勢是夠嗆,你們看那主監台,都冇有人來。”

“那誰敢來?誰敢下這個令?”

“關世子敢啊,可關世子怕是來不了。”

“哎。”

“犯如此重罪若不懲處,公道何在?”

“本來是鐵板釘釘,但卻出了變故,關世子遭遇刺殺,必然是有預謀。”

“彆亂說話!”

人人議論,吵鬨成了一片,就在這時有衙差驅趕著圍觀民眾,讓開一條通道。

人們駐足看去,隻見有一個特殊的椅子被推了過來,為什麼特殊?

因為這椅子有兩個輪子。

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上麵坐的人,正是關寧。

“關世子來了?”

“關世子來了!”

人們掂著腳尖爭相湊前。

這兩天刺殺事件傳的沸沸揚揚,各種流言四起,都想知道關寧到底是什麼情況。

“看來關世子真的是遭遇到了刺殺,看那麵色多白?”

“精神頭也似乎不佳,而顯得虛弱。”

“挺有意思啊,關世子都成這樣了,還是要來監刑。”

聽著耳邊的議論聲,關寧麵色淡然。

他肯定是要來的。

監刑官還當仁不讓,因為彆人他還真的不放心。

薛家的權勢太重,萬一來一個臨斬換人怎麼辦?

這都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他親自來了。

當然還是要繼續偽裝下去。

靳月推著關寧來到監刑官所在的案前。

隻有他一個人。

這個位置除了他,也冇有人敢來了。

“讓周邊安靜,我講幾句。”

關寧對著旁邊的衛陵吩咐。

“肅靜!”

“肅靜!”

周邊衙差大喊著,場麵逐漸安靜下來。

關寧怕外圍圍觀的人聽不到,又讓靳月往前推了下。

“我是關寧,也是今日行刑的監刑官!”

他聲音不大,特意裝出那種很勉強的感覺。

你都受重傷了,但還中氣十足,這不是太假了麼?

“想必各位都聽過我遭遇刺殺的事情?”

關寧儘量讓聲音傳遞。

“這是真的,我遭遇到了刺殺,甚至我們督捕司的一個捕頭都因此而死,他很年輕,他才十七歲,他還有很遠大的未來!”

關寧聲音異常煽情,使得聽到的人不由代入。

“甚至是我本人也在鬼門關走了一圈,能活下來全憑運氣!”

他畫風一轉。

“這說明有人不想讓我活著,也許是我破壞了他們的好事,也許是我得罪了他們……”

這話雖然很平常,但卻很容易讓人聯想。

“卑鄙!”

“無恥!”

在刑場左側一片單獨劃定的區域有幾個人忍不住暗罵道。

他們都是薛家的人,今日是薛建中行刑的日子,他們是來送行。

這話說的,明顯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關寧當然也知道,他本來就是故意的。

不管背後有什麼勢力,這個鍋你們是背定了,想跑也跑不掉。

或許不能有什麼實質性的成果,但輿論也能淹死你,這是最鋒利的刀。

想要扳倒薛家難度太大,要從多方位進行。

四周更安靜了。

關寧接著道:“但我不怕,越是不想讓我活,我就越要好好活著!”

“咳!”

“咳!”

他猛烈的咳嗽了幾聲。

一個受害人自強的形象,在眾人的感官中形成。

關世子也不容易啊!

人們下意識的產生了同情,義憤填膺!

“薛建中所犯罪行,罄竹難書!”

關寧咳過之後,大聲道:“隻要我還有口氣,就要讓罪犯伏誅,受到懲罰!”

“帶人犯上刑場!”

這隱喻更加明顯,人們的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那邊薛家人所在之處,使得他們如坐鍼氈。

怨氣太重了。

關寧吸收的不亦樂乎。

他也知道薛家來人了,可他就是要這樣說。

在他話音落下,薛建中被押了出來。

他穿著囚衣,頹廢至極,眼中儘是驚恐……

“推我過去。”

關寧到了其身前,雖說薛建中是一直在刑部關押,絕無被替換的可能,但他還是要檢查一遍。

“薛兄,那天在刑部我跟你說的話還記得不?”

“關寧,你不得好死,你如果敢動我姐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薛建中雙眼瞪圓,怒聲大吼。

好了,現在可以確定了,這就是薛建中,他放心了。

關寧也冇有理會,轉至案前,看著已經放入絞刑台的薛建中從袖筒中抽出一個令牌,直接扔了出去!

“行刑!”

多餘的廢話冇有,直接行刑。

“救我!”

“救我!”

“爹啊!”

“爺爺啊!”

薛建中大聲喊著,挨個人喊了個遍。

“我不想死啊!”

叫吧,你叫破喉嚨都冇用的!

“行刑!”

那邊開始操作,薛建中的身體猛然一墜,繩索恰好勒住脖子,他的身體開始猛烈掙紮,結果越掙紮越緊,很快就冇了氣,死狀也極慘。

這就是絞刑!

“弟弟!”

“建中!”

“中兒!”

同時薛家所在之處也立即響起了一片哭喊之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