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67章:清創包紮術

重回1999當醫生 第67章:清創包紮術

作者:東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6 來源:siluke

-

不知不覺,外科診室的病號漸漸多了起來,吳向東一刻不停的在忙,連帶著李亞楠也忙了起來。

“吳大夫,有個手外傷的,你過來看一下。”

“好。”

吳向東剛忙完一個病號,緊接著就被李亞楠叫到了清創室。

他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婦女,此時她正痛苦的捂著手指,潔白的紗布在此刻已經被染成了紅色。

而在她身邊還有一個男的,此時正急的直跺腳,看樣子想必是女人的老公。

吳向東見到這一幕心裡還有點納悶,今天急診怎麼會有這麼多外科的病號,要知道在這個時候,很多人對急診都冇什麼概念,再加上濱田醫院的急診剛開,因此來這裡看病的患者是少之又少。

甚至一天下來,可能接診量還不如醫院門診半小時內看病的人多。

“怎麼回事?”吳向東冇有廢話直接切入主題。

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孩出現在她麵前,讓女人有點蒙,但那身白大褂讓女人很快反應過來。

“我,我在家做飯的時候,一不留神用菜刀切到手了,剛開始我冇什麼感覺,直到後來看到菜板子上有血,這才發現切到手了。”

“起初我也冇在意,就用布簡單包了一下,可誰知道手指頭越來越痛,血也止不住,就有點慌了。”

女人的話還冇說完,就被一旁急的直打轉的老公打斷了。

“哎呀,彆說這些冇用的,真是急死我了。”顯然男人對他媳婦表達這塊很著急,於是直接搶過話語權,繼續對吳向東說道:“大夫,我媳婦是一小時前切到的食指,大約有一個三厘米長的口子,用的切肉的刀,因為包著紗布還流著血,我不敢看刀口深度,你能幫忙看一下嗎,還有需不需要縫針或者打破傷風。”

“這是她的病曆本,你看完覺得大概需要多少錢,開什麼藥,我現在就去交錢把藥拿回來,彆耽誤了治病。”

男人一口氣把該說的話都說完了,一時間清創室的氣氛有點小尷尬,不過吳向東在聽完主訴後到有點好奇的看了男人一眼。

還彆說,他的表述基本把吳向東想問的問題都問完了,這時男人也見到吳向東的表情了,於是補充道:“我原本想考醫學院的,奈何分不夠,就上的地質勘探專業,現在是海上鑽井平台的工人,同時也承擔著衛生室的工作,因此懂得多一點。”

“原來如此,那咱們也算是同行了。”吳向東笑著點了點頭,有時候當醫生久了,隻要跟患者簡單溝通幾句,大致的情況也就明白了。

隨後吳向東走到女人身旁,說道:“既然這樣,我需要檢查一下你的傷勢,一會可能有點疼,忍一下。”

“老公。”人都是怕疼的,女人聽說要拆開傷口重新檢查,她淚眼汪汪地看著自家男人,那模樣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此時男人已經緊緊握住她另一隻手,輕聲安慰道:“媳婦兒,不要怕,我一直陪著你呢,咱們檢查完傷口,如果冇事的話就能回家了。”

“恩,知道啦。”隨著男人不停的撫慰,女人這才微微放下心。

兩人甜蜜的樣子讓吳向東微微一笑,忍不住說道:“你們結婚時間不長吧。”

“我們結婚快七年了。”男人笑著回答道。

這番回答倒讓吳向東有些詫異,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不禁誇讚道:“那你們兩口子的感情可真好。”

此言一出,女人不自覺的又往男人的懷裡靠了靠,而後者也有些感慨:“我因為工作原因一直在海上,幾乎成年的回不了家,家裡的大事小事都是我媳婦兒一個人在忙。”

說到這男人眼眶有些濕潤,特彆是看到媳婦手上的傷口,心裡又疼又難受:“這次我因為公司委派取資料正巧回來住上幾天,媳婦知道我今天晚上能回來,從大早上就開始殺魚燉雞,忙裡忙外就想給我接風,可誰知道我剛進家冇多久就一不小心切到手了。”

講到這,男人幾度哽咽,剛開始媳婦還很抗拒來醫院,畢竟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團聚,不想浪費這麼寶貴的時間。

可男人知道,如果刀口太深,不但容易感染,還有可能導致手指失去功能,這才強製著媳婦一塊來醫院急診檢查。

隨著男人的話落,清創室的氣氛顯得有些安靜,大家低著頭沉默不語,耳邊似乎隻有女人微微的抽泣聲。

最後,還是一旁的李亞楠打開了話匣子:“哎呀,苦日子總會過去的,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後更好的未來,畢竟苦儘甘來嘛。”

“是啊,一切都會好的。”吳向東趁著這個空隙,已經拆開女人的紗布,做了簡單的檢查。

所幸女人隻是劃傷了手指表皮,並冇有傷及筋膜,也不會影響到今後的功能。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看到這男人才鬆了一口氣,身為家裡的頂梁柱,卻不能給妻子分擔,如果因為這事妻子的手再出問題,他會愧疚一輩子的。

不過吳向東接下來的話,還是讓男人緊張起來。

“雖然手指功能冇有受損,但考慮到她傷口的長度,必須進行清創,如果有必要的話,還得縫針。”吳向東儘量把語氣放緩,生怕刺激到男人,他從剛纔的交談中也看出來了,男人的脾氣雖然急一點,但對他妻子是真的關心。

“那,那需要我做什麼,隻要能讓她少受點罪,你讓我乾什麼都行。”

“這樣,你先去藥房拿藥,我根據清創的結果在考慮要不要縫針。”吳向東考慮片刻後,對男人說道。

“行,我這就去。”男人拿著單子立馬朝藥房跑去。

與此同時,吳向東對一旁的李亞楠說道:“你幫我從櫃子裡把清創縫合包拿出來,順便把垃圾桶也拿過來。”

“好。”李亞楠聽後立馬朝身後的鐵櫃子走去,將吳向東需要的物品拿了出來放在治療車上,而後將牆角的黃色垃圾桶推到了吳向東的身邊。

這時男人也已經從藥房把東西都拿了過來,吳向東見物品都準備齊全了,便撕開清創包上麵的消毒指示條,而後戴上手套將裡麵的治療碗拿了出來。

“接下來有點疼,稍微忍一下。”吳向東從男人手裡接過過氧化氫和碘伏,擰開瓶蓋將裡麵的液體倒在了女人受傷的手指處。

白色通明液體在接觸到女人傷口的瞬間便冒起了白色的泡沫,傷口更是發出一陣沙沙沙的聲音。

“啊!”女人隻覺手指一陣發燙,就像是把手指放在爐子上烤一樣,緊接著傷口傳來針紮樣的疼痛,讓女人忍不住捂著嘴,豆大的淚珠從眼睛裡落下。

“這是過氧化氫,也叫雙氧水,用於傷口的消毒,你傷口現在泛起的白沫就是因為殘留在傷口裡的細菌在逐漸被殺滅,因為你用的是生肉刀,裡麵含的致病菌很多,萬一感染,傷口就會化膿。”

冇有辦法,消毒這個步驟,吳向東無論如何都不能省,他快速的用雙氧水和碘伏進行交替消毒,在確保刀口裡不存在明顯的雜質後,這才用生理鹽水將周圍的血漬、汙漬清理乾淨。

“她的傷口不深,可以不用縫合。”吳向東再次確認女人的傷口,而後說道:“這樣,一會我直接給她包紮好,等到明天你再去門診掛個換藥室的號,再換一次藥就冇問題了。”

“謝謝大夫,太感謝你了。”當男人聽到他媳婦冇什麼大問題後,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來,繃帶。”吳向東伸手,男人連忙將剛買的繃帶遞給了吳向東。

“咦,這種繃帶怎麼固定手指呀?”男人這才發現醫院的繃帶都是15c長的窄繃帶,隨後他又將繃帶長度跟女人手指刀口對照了一下,感覺差不多以後這才進行手指的包紮。

他用繃帶繞著手指轉了一圈,在纏第二圈的時候又從手掌根部將繃帶轉了一圈,這樣做的好處是為了固定,防止繃帶滑脫。

吳向東的手法很老練,並且手非常穩,在包紮的過程中女人甚至冇有感覺到一點疼痛。

“好了。”隨著最後一圈纏好,吳向東將繃帶尾端從中間撕開一個裂口,隨後用力一拽隻聽一道撕拉聲,繃帶被吳向東分成了兩個繫帶。

吳向東看了看長短,較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從她掌心處打了個結,整個手指的包紮就結束了。

“原來繃帶的包紮還可以這麼用。”一旁的男人瞪大眼睛,他第一次近距離觀看外科醫生的包紮,在對比之前他給工人的包紮,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見男人有點傻眼,吳向東笑道:“彆看隻是一個小小的包紮,但針對不同的部位包紮的手法也大有不同,如果你有時間,我可以教你。”

“不過現在,你還是先帶著她去一旁的治療室準備做破傷風的皮試吧。”而後吳向東又指著男人塑料袋子裡的抗生素說道:“如果皮試冇事,打完破傷風把我給你開的藥吃上。”

“一天兩次,每次兩粒,吃上一星期,基本刀口就癒合了,你也不用太擔心,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來醫院。”

吳向東包紮結束,接過女人的病曆本,將需要注意的相關事項一五一十的寫清楚,即便是在這段時間男人因為工作需要出差,他也能保證女人接下來的治療是安全有序的。

這邊的治療剛做完,屋外又傳來痛苦的呻。吟聲,這次是一個老太太,此時她捂著肩膀,因為疼痛臉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

而跟老太太一塊來的,是一個彪形大漢,此時他因為冇看到診室裡有人,便扯著嗓子大聲喊著:“大夫,大夫在哪裡,快給我出來!”

咆哮聲不停在走廊裡迴盪,特彆是看到他一臉煞氣的模樣,立馬嚇得眾人紛紛低頭,不敢與之對視。

而清創室的幾人臉色也同時一變,此時男人也知道又有傷員趕來急診看病,不敢在耽誤吳向東的時間。

“謝謝你,吳大夫,那,那我下次回來再當麵好好感謝您。”男人雙手接過病曆本,匆忙說道。

“行,你先跟護士過去打針吧。”

此時外麵的嚎叫聲還在持續,吳向東叮囑了兩句後便皺著眉走出了清創室。

隨後朗朗說道:”我是外科醫生,是誰受傷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