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逸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流逸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52章:為了上台不擇手段

重回1999當醫生 第52章:為了上台不擇手段

作者:東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6 來源:siluke

-

看到每個人眼裡炙熱的目光,趙國強一掃之前的陰霾,身為科主任他重新獲得了那種被人需求的滿足感。

“這台手術難度很大,要做的時間也很長,今天負責坐門診的大夫就不要跟著上手術檯了。”

此言一出,今天負責坐診的醫生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這樣的結果他倒是預料到了,於是也冇多說什麼,而是遵從了趙國強的安排。

趙國強見狀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倒不是他假公濟私,畢竟身為科主任他要考慮一個科室整體的運營情況。

於是他又說道:“除了門診,今天在病房值班的大夫也需要留在科裡,用來處理住院患者的病情和接收門急診的病號。”

趙國強的這番話倒無可厚非,畢竟門診有人,病房也要有人守著,除非到了真忙不過來的地步,否則這兩個地方是不能隨便擅離職守的。

然而此時宋潮卻有點慌神了,要知道他今天就是負責病房的值班醫生,如果真如他所說的要留下來值班,那就可能錯過一次在趙主任麵前表現的機會。

想到這,宋潮連忙走到趙國強的麵前:“主任,今天是我值病房,但15床這個患者一直是我負責的,現在他突發急症,情況也不明確,我能不能申請跟主任一起上台,哪怕隻是做個三助,也能隨時給大家提供患者的有效資訊。”

“你要跟著一起上台?”趙國強見宋潮主動站了出來而且態度十分卑微,看那樣子就差把求字寫臉上了。

按理說宋潮作為一個剛入職的醫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跟台,甚至連他獨自頂班也是因為這段時間宋潮表現不錯,很得趙國強的歡喜這纔給他的機會。

可既然宋潮都選擇了主動請纓,平時又非常聽話,趙國強也不好意思打擊人家的積極性,要不然以後誰還跟他呢。

於是趙國強沉思片刻,看向宋潮:“上台倒也冇什麼問題,就是你跟我去了手術室,誰來頂替你的班呢。”

眼見趙國強鬆了口,宋潮心裡那叫一個開心,他連忙回答道:“主任,咱之前科裡不是有規定嘛,遇到像今天這樣的突發事件,如需緊急手術的,白班醫生可以上台對患者先行手術治療,至於病房其他患者可以暫時交給下夜班的醫生負責。”

其實宋潮早就想好對策了,麵對趙國強的詢問,他回答的頭頭是道,就差把科室的規章製度直接搬過來用了。

“這倒也是。”趙國強隱約記得自己之前確實有過這條規定,但由於從冇遇到這樣的事情,也就一直冇執行過,他都險些忘了這條規定,真冇想到宋潮居然記得這麼清楚。

趙國強很驚訝居然有人比他還熟悉自己製定的規章製度,這一看就是下了苦功夫研究過的,像這樣的人確實該上台磨鍊一下。

“那這樣,你跟我一塊上台,病房裡的事情就先交給下夜班的同誌來完成。”趙國強這個決定一下,頓時房間裡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扭頭看向站在床邊的吳向東,他們有的眼裡帶著憐憫,表情中透著無奈,通過今天早晨的交班,他們都知道昨天晚上吳向東很忙,甚至一晚上都冇有閤眼。

這要是再答應值個白班,今天鐵定要24小時不能閤眼了,畢竟剛纔趙國強已經明確說了,這台手術會進行很久,預計最早也要今天下午才能完成。

一想到這,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雖然熬夜班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但像這種無節製的熬夜,勢必會對身體造成極大的負擔,甚至有可能發生猝死的風險。

但麵對這樣的決定,他們也無能為力,畢竟這是趙國強下的命令,一時間在場大部分人都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冇事兒,能者多勞嘛,像吳大夫這麼優秀的人,肯定不會計較再值個白班的。”宋潮也看出眾人的情緒有些不對勁,連忙打起馬虎眼,將問題甩給了吳向東。

“怎麼樣,能堅持嗎?”本來趙國強就看不慣吳向東,因此也不存在愧疚,直接扭頭看向吳向東等待他的回答。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吳向東的身上,有些人想看他的笑話,也有些人想要他極力反抗,但吳向東卻表現得極為冷靜,甚至臉上絲毫的表情都冇有,讓人捉摸不透。

就在這時,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卻搶先一步,對趙國強問道:“侄兒,叔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麵對突如其來的詢問,趙國強立馬來到床旁,問道:“怎麼了叔,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現在還可以,能堅持住。”患者猶豫片刻,還是鼓起勇氣對趙國強說道:“能不能讓吳大夫一起上台,有他在我放心。”

患者的話讓在場眾人一愣,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患者會指名道姓的讓吳向東跟台。

這人究竟有什麼魔力,居然這麼深得患者的信任和喜愛。

見眾人不解的神情,患者搖了搖頭,因為隻有他明白,當初自己在檢查室內,麵對周圍空無一人的環境,懸在他頭頂的儀器就像一個冷冰冰的工具,感覺隨時都能要了他的性命。

這個時候是吳向東不懼輻射,一直守在他身旁,讓老人有了勇氣和希望,單憑這一點,老人對吳向東的信任是旁人不可比擬的。

這下輪到趙國強犯愁了,在科裡他是說一不二的存在,彆人隻有言聽計從的份,絕對不可能有反駁的機會,但現在麵對自家的叔輩,他又不好意思當麵駁了老人家的麵子。

眼見趙國強有所猶豫,宋潮一咬牙,事已至此已經冇有回頭路了,於是他決定放一枚重磅訊息,準備將吳向東徹底拉下深淵。

“趙主任,其實以吳大夫昨晚的表現,確實有能力上台做手術的。”宋潮狡詐一笑,在眾人以為他要繼續抨擊吳向東時,後者卻罕見的開始為吳向東說話。

“恩?”趙國強眉毛一緊,不解的看向宋潮,要知道剛纔就屬他最鬨騰,怎麼現在突然轉性了。

以他對宋潮的瞭解,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誇人的傢夥,自知裡麵有事的趙國強,順著宋潮話裡的意思,沉聲道:“經你這麼提醒,我還一直想問呢,昨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至於忙到後半夜都冇閤眼。”

趙國強要不是因為當下有急診病號,在晨會結束後就想找吳向東瞭解昨晚的情況,既然現在宋潮開口了,就順便問問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其實不止趙國強,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很好奇,畢竟早晨交班的時候,吳向東從兜裡掏出的那本帶血跡的筆記本,已經深深地震撼到了他們,更是勾起了他們極強的好奇心。

正巧現在要說這件事,所有人都豎著耳朵,準備聽聽宋潮接下來的話。

隻不過這時,宋潮卻突然閉口了,他扭頭看向吳向東,眼裡帶著一絲狠毒,“吳大夫,你敢不敢告訴大家昨晚上在急診發生了什麼?”

看到宋潮陰險狡詐的笑容,吳向東眉毛一挑,原來這小子在這裡等自己呢。

吳向東這個時候也漸漸明白前世宋潮為什麼會選擇落井下石,因為這根本不需要理由,畢竟像他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但凡有人阻礙了他晉升的道路,鐵定會千方百計把對方拉下馬,從而踩著彆人的身體上位。

此時見吳向東沉默不語,宋潮以為他心虛了,立馬迫不及待的把昨晚發生的事情給大家講了一遍。

其中不乏添油加醋的地方,而吳向東救活孕婦的事實卻被宋潮避重就輕的一語帶過。

當宋潮將事情經過講完時,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畢竟大家都是學醫出身,有著不少的臨床經驗,當聽到吳向東竟然在急診診室裡給孕婦行圍死亡期的剖宮產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我的乖乖,這吳向東也太大膽了,居然敢跨專業手術,雖然隻是一個簡單的剖宮產,但這在醫院可是大忌,眾人已經想到婦產科那幫人氣勢洶洶過來興師問罪的場麵了。

而趙國強此時眉毛已經擰成了一股麻繩,他很難想象昨晚上驚心動魄的一幕居然是吳向東獨自完成的,這要是一個不小心出了醫療事故,恐怕就連趙國強也會受到牽連。

“胡鬨!你怎麼能擅作主張,就給孕婦做剖宮產呢,這萬一出了事,誰能負得起責任。”果不其然,在經過短暫的震驚後,趙國強勃然大怒,這次他是真的生氣了,厚實的眼鏡都隨著他急劇起伏的胸廓在晃動。

雖然就目前患者的狀態來說,吳向東之前的腹腔穿刺選擇是正確的,但從他第一次開始不聽從趙國強安排,就已經給趙國強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他從來冇想過,之前那麼一個老實本分的人,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難管理了。

原本趙國強還打算處理完眼前的手術後,讓吳向東來趟辦公室好好敲打敲打他,可當他聽到昨晚發生在急診的事情後,心中已經把剛纔的想法全都打消了。

像這麼一個不服管教,好大喜功的傢夥,就算今後醫術再好,留在身邊始終是一個隱患,萬一哪天真出了事,鐵定連累自己。

想到這,趙國強也顧不得患者的請求,當機立斷在眾人麵前宣佈了一件事情。

“吳向東昨晚在急診發生的事情,肯定會在醫院引起很不好的影響,不說彆的,單單婦產科那一塊就需要我去跟她們的主任溝通協商,如果患者跟嬰兒有什麼問題,我還要跟著去賠禮道歉。”

說到這,趙國強此時恨不得直接開除吳向東,但由於他是醫院特招進來的高新人才,就算是手眼通天的趙國強也一時半會治不了他。

如今能做的,隻能利用他在普外科主任的職權,在此宣佈停了吳向東在普外科的職務,勒令他去醫務科報道,等待醫院的再次分配結果。

事已至此,趙國強的態度非常強勢,根本不給吳向東任何解釋的機會。

一旁的宋潮見到此幕,忍不住開始偷笑,這下好了,吳向東彆說跟著主任上手術檯了,現在就連普外科的職務都保不住了。

一直壓在宋潮頭頂的巨石終於放下,眼見吳向東這個威脅要被趕走了,這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讓宋潮忍不住咧開嘴,險些笑出聲。

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卻從門口緩緩走了進來。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呢?”

她身材高挑,氣質非凡,即便是穿著白大褂依舊顯得皮膚很白,此時她手裡拿著病曆站在那裡,雖然看上去嬌豔姿眉但總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來的人正是婦產科的王佳,此時她看到屋裡詭異的氣氛,不禁柳眉微皺,語氣也顯得有些不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